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小甜饼~(走关系梗还是开后门啊??/)

总目录

久违的小甜饼上线啦!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发东西啊o(* ̄▽ ̄*)o

玩植物大战僵尸有感!

 

巍澜

走关系梗

一个豌豆射手引发的一系列惨案。

1/

每年的七月半,也就是今年阳历的八月二十五号是人界的中元节,俗称:鬼节

地上人烧纸拜神慰问亡故的亲人,地下人也能在今天有一次机会从地界窜上来,享用贡品,探望家人。

斩魂使身为三界秩序的维护者,这个日子无疑是他最忙的时候。毕竟,不是所有的鬼怪都可以返回人界,一些罪孽深重又或是在地底下表现不好的鬼都是没有资格上来的。而如何判定他们是否有资格,就全凭斩魂使大人的一个印章。

沈巍因为要审核名单已经好几天没睡了,每次赵云澜就穿着个大裤衩,赤着身在他面前乱逛的时候,就只能得到对方一句:别闹。

赵云澜觉得沈巍不爱他了,以前可一直都夸他好看来着。

你看看现在,都躺在床上骚了老半天了,这人连头都没抬起来,一直在那儿对着不断从黑洞洞里窜出来的破纸写写画画。果然男人有了事业就不要爱人了,他就应该听妈妈的话,不该找一个事业型的内人。

这地界的人也是没用,就不能自己处理好了再交过来吗?一个个都跟只哈士奇似的,就只会把烂摊子交给别人来收拾,自己遇上事儿又怂的不行。

“沈巍啊,你真应该重新规整一下这地界的官员,指不定就能发现谁是谁的儿子,他又是谁的侄儿。”

沈巍听着这话觉得挺有趣,终于分出了一只眼睛看向了赵云澜。

“怎么这么说?”

“他们只坐位置不干事儿呗。”

沈巍无奈的笑了笑。

“将魂体放上人界是大事,一旦出错了他们担不起责。”

赵云澜当然知道这事儿的严重性,他就是不爽的很,想吐吐口水发泄一下。

离中元节还有三天,嗯。他还要独守空房三天往上∞,很好,非常好。

2/

特调处的众人都知道他们赵处这朵霸王花已经好几天没得到椰汁的浇灌了,脾气有点躁,所以知趣的能动手做事就不开口说话,导致特调处的氛围越发的可怕。

今天郭长城特别反常,先是老楚说话不理踩,然后还直挺挺的进了处长办公室。

在一边拦了许久还无效的猫咪歪着头疑惑的说道:“这货是想要勇于献身,主动引爆炸药桶来还我们特调处一方净土吗?”

“那感情好啊,正好赶上中元节了,这日子宜送葬。”老楚还在因为刚刚郭长城无视他的事不开心呢,就随口补了一句闲话。


郭长城进来的时候,赵云澜还在电脑上打僵尸。

“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赵云澜今天打了一天的游戏,这已经是最后一关了。现在如火如茶的往boss身上扔樱桃炸弹呢,连眼睛都没离开屏幕。

“哎呦我去,说话啊你!能不杵在那挡我信号吗?”赵云澜看见自己被一只断了手的普通僵尸进了屋顶烟囱后,以最快的手速点了暂停,以免传出那一声象征失败的哀嚎声。

玩这种游戏他都能输那也是够丢人的。

赵云澜不耐烦的抬起头来,就看了一眼一直木在那里的郭长城,脸色迅速变得难看起来。抬手就抽出了一张符往郭长城那边飞去,直直打在了他的额头上。

随后就听见沉沉的一声,郭长城的影子里慢慢分离出了一个绿油油的东西。

它抖动着,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有了人形。

赵云澜大长腿一跨,将屁股从转转椅移到了桌角上,还颇有兴趣的盘着腿在那看着一坨鼻涕虫进化成绿巨人。

“令主大人。”绿巨人十分礼貌的给赵云澜行了个拱手礼,笑得嘴都要咧到耳朵上了。

出手不打笑脸人,赵云澜就算是再不满它附在小郭身上进来,还是鞠躬时身上那黏腻的胶条状东西一直在空中摇晃着让他感到恶心那也不好说什么了。

“如果是为了七月半那天的事儿就不用说了,我没法帮你。”

“这…”这句话一出,绿巨人的笑瞬间僵在了脸上,赵云澜不屑一笑,随意拿起手边上的文件,装模作样的翻着。

自从沈巍手里的名单开始审核起,他就开始收到各种各样的信件,炉子上的小烟人总是绕着壶嘴跑来跑去。

起先还会礼貌性的翻翻,但一封封过去,这阿谀奉承卖可怜的话一段比一段高级,搞得赵云澜满脑子都是些好词好句和一大坨声泪俱下的故事,弄着他心烦。在之后就直接一挥手把小人打散了,连烟炉都封盒子里了。

现在好了,知道联系不到人,都学会自己想办法上来了。

赵云澜真的搞不懂这些个哈士奇在想什么?审核的明明是斩魂使,怎么一个个的都跑到他这里来求情了,他看起来是比沈巍更好说话的人吗??

当他以为对方要走的时候,哭丧着脸的绿巨人“pia”的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就开始哭,这倒是把赵云澜吓了一跳。

原因不在这货跪着,而在于一个超大坨的鼻涕泡就在地板上挪动,它脸上还挂着绿色的不明液体,隐约还能看见点人的五官雏形。

哦,他的沈宝贝儿,这画面感真的太强了!!

“那个,啥,你先起来啊。”赵云澜挠了挠自己的脸,十分为难的说道。

“令主大人啊!小儿冤枉啊!”

虾米?

赵云澜隐隐的感觉,接下来他可能不会按时下班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那坨鼻涕虫从他儿子死后开始一直讲到犯了错被斩魂使严惩,又说了些有的没的,具体就是那个什么他儿子之所以会动手打伤地界里的守卫全都是因为他们先对自己语言侮辱,他儿子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才动手推倒了这些人,结果被狱使大做文章,硬是安了一个恶意伤鬼的罪名。

还有什么七七八八的细节和委屈赵云澜根本没听进去,他最后答应了也不是什么被它儿子的事情感动了。。

主要是那个鼻涕泡一边说着,一边往他那边挪近,到最后那只黏哒哒的手快要揪上他的裤腿时,赵云澜才受不了妥协了,而且对方临走时还送了他一盘会自己吐豆子的豌豆射手,深得他意。

经过了2个多小时的精神污染,天已经暗了。赵云澜现在看什么东西都是绿色儿的,于是他戴上了墨镜,把那盘奇异的豌豆射手放在了窗台,用纸团团堵住了它的嘴,才放心离去。

在大晚上带墨镜,就如同一个瞎子。所以他自然而然的忽略了某个额头上贴着符被他之前移到门旮旯角里的人。

3/

赵云澜晃悠到家的时候,沈巍已经在做饭了。

美好的鲜鱼香从厨房飘了过来,赵云澜把墨镜摘下了,走了几步就往前一扑,正正好搂住沈巍系着围裙的腰,他把头搭在沈巍的肩上,眼睛直溜溜的看着对方分明的轮廓,一脸的满足。

他宝贝儿的颜能拯救世界。

“沈巍呐,你让我的世界不单单只有绿色。”

赵云澜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说出来,沈巍不是很懂。

“在说什么呢,把衣服换了就能洗手吃饭了。”

“好嘞。”赵云澜亲了一口就溜走了,留下沈巍通红着耳尖就只能看着一锅热腾的鱼。

赵云澜开了房间灯,把自己的外套扔在床上。熟门熟路的摸到沈巍藏他糖的柜子里拆了一颗糖。

又顺势叼着糖故作不小心的来到了沈巍的书桌前。上面还剩最后一点名单没有被审批,赵云澜在里面翻了翻,果不其然有那个鼻涕虫儿子的资料。

他儿子是彩色的,像坨史莱姆。

赵云澜回到饭桌,把自己嘴里嚼着还剩一半的糖吐了,还喝了杯水清嘴。

沈巍端了菜上桌,还给赵云澜乘好了饭,摆在他面前。

今天的菜是清蒸鲈鱼,干煸菜花和一锅小鸡炖蘑菇汤。

沈巍尝了味,都挺好吃的,可是赵云澜为什么一直在咬着筷子还满脸纠结的看着砂锅里冒出来的鸡头。

难道他不喜欢吃鸡了?

“怎么了?今天的菜不合胃口?”

“不是。我就是…”
赵云澜依旧咬着木筷子就跟嘴里咬了颗糖一样,就在那往里戳着,看得沈巍心里一动。

“有个没通过的小鬼想让我走个后门。”赵云澜一脸小心,没底气的轻声说道,他都已经做好被他那铁面无私的内人驳回的准备了。

沈巍看了他一眼。

“可以。”

又吃了一口鱼肉。

“名单和印章就在桌子上,你想要谁过就自己去盖章。”

沈巍说这话就跟同意赵云澜今天吃棒棒糖一样轻松随意。不,沈巍他是不可能同意还在拔完智齿恢复期间的赵云澜吃棒棒糖的。

这答应的这么快让赵云澜有点懵,宝贝儿你怎么不灌输我一下关于公正严明方面的知识呢?你不能因为太爱我了,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啊。

“那个,你不用看一下它是谁?万一是什么罪大恶极的犯人怎么办。”

“不用。”
“有问题的话我会去亲自把他抓回来。”沈巍趁着赵云澜发呆的功夫已经把饭扒完了,正准备给自己乘汤。

“况且,要是真的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你是不会答应他人这件事的。”

“啧,虽是这么说,但是你身为斩魂使,也不能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啊。你这样让地底下的那群老古董怎么想我。”

赵云澜嘴上这么说着,但身体已经到了书桌前。抽出了那张他做了折了个小角的表,往上面狠狠的盖了个章。

沈巍既无奈又宠溺的看着赵云澜,心里还在想着,这小鬼到底是送了什么好处能让他这么在意,明天得问问。

回斩魂使大人,只是一株施了点法术的豌豆而已。

4/

赵云澜家里没啥需要祭奠的人,中元节那天,他就顶着满天飞舞的废纸灰烬从风里,跑到了特调处。

还在门口抖了抖灰。

他进了办公室,却发现昨天还只是一戳毛的豌豆射手居然长齐了头发。

这是还会自动升级了吗?

赵云澜笑得像只流氓兔,就端着那盆豌豆双发射手,对着窗外那颗大榕树射个不停。

正玩得乐呵呢,老楚臭着张脸就进来了。

“赵云澜,你昨晚把郭长城丢在这一夜你知道吗?还是今天早上斩魂使大人过来把他额头上的符摘了他才恢复了意识!!”

“你什么意思啊!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你说沈巍今天早上来过了?”

赵云澜显然没抓住重点。

“那我这株豌豆也是他给我升级的?”

“什么豌豆?大人的确是进了你的房间啊。”

赵云澜低头看着还在射的豌豆,脸上蹭的一下就红了。

很丢人…真的…就算…就算是在沈巍面前丢人也不行!

“你怎么了?”

“没什么,这株豌豆我就借个小郭玩几天,当赔罪了。”

说着就当个烫手山芋一样扔给楚恕之自己揉着脑袋转头走了,还被门槛绊了一跤。

留下尸王一个人捧着株还在吐豆子的奇异植物一脸莫名其妙。


在地界视察的斩魂使大人突然笑了一声,隔着面具的漂亮眼睛里头全是柔情和欣悦。

“大人?”

“无事。”

END

悄悄说一句:我觉得夜面面更像是会被豌豆射手收买的人

评论(37)

热度(1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