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别开生面(罗浮生×夜尊)(超甜/上)

总目录

我本来是想一起发的,却还是发现自己做不到,为了能在今天发上来就先来一半。

我只会写两个人的小情小爱,太大的情感表达觉得自己文笔还是不够,所以就还是5000+小甜饼送上,也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

生面第一次写,要是OOC就先在这里说抱歉了。

【PS:我写夜尊不知道能不能算是生面(❤´艸`❤)】


别开生面



1——


罗浮生真的没想到,他纵横商界黑白两道多年,今天居然会栽在两个小角色身上。

本来就是一个十拿九稳的买卖,罗浮生就没带多少人去,结果被伙计反了水,在工厂给被人围堵了,那几个兄弟搭上了命他才勉强逃出来。

罗浮生拐到一个墙角,确认没有追上来的人后,终于松了一口气,靠着墙壁滑坐下来,表情隐忍:发白的薄唇旁边有一大块地方都是青紫色的,他用舌头在嘴里转了转,吐出了一口血泥,左手死死捂住腹部右侧,鲜血从指缝处不断涌出。

他在逃出来的时候,没躲过一颗枪子儿,罗浮生看着越发阴沉的天空,讽刺的笑了笑:

拼了全力跑了出来,却只是换了个地方死而已,简直白瞎了那群兄弟。

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感一阵阵袭来,罗浮生的视线逐渐模糊,他咬着牙用后脑使劲儿往墙上撞,企图换来清醒,但也无济于事。连子弹入体的疼都能被他忽视,这少气无力的撞击能带来什么。

可能真的要死在这里了……罗浮生不甘地想着。



2——


夜尊趴在床边乖巧的看着他哥手里的小黑火在那人额头上扫来扫去,直到一会儿功夫后这掌心里的火熄了气。

沈巍收了手,松了口气对着夜尊说道:“他现在没什么生命危险了,就是伤口需要包扎,是你来还是我来。”

夜尊“蹭”地站了起来,他看看床上躺着的人,又看了看在边上准备好的医疗箱,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自己来。

“我可以的。”

“那好。”沈巍点了点头,替他拿出包扎所需要的工具和药品就推门出去了。

外面的赵云澜已经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吃起了苹果,听见门响就立刻转过身去,扒着沙发,露出了一个头。

“哎,那人怎么样了?”
“只要伤口不发炎感染就没什么事了,现在失血过多,还在睡。”

沈巍来到沙发前坐下,伸手拽出了赵云澜嘴里的棒棒糖,扔到装了水的杯子里。

“你这么吃也不怕串味?”

“这味道还挺好。”赵云澜讪讪一笑,又咬了一口苹果,在腮帮处含着。


沈巍眉头一皱,

“你说我就让夜尊去打个酱油,他怎么给捡回个人来。”

赵云澜知道对方又要长篇大论给他讲养生了,连忙转移了话题,避免今晚耳朵受炸。



他最近换了颗新牙,沈巍不许他多吃甜食。



“不知道,问他也就说在马路上看见的,顺手救了。”

“那人醒过来后你还是让夜尊那个傻小子离他远点儿,能受枪伤倒在路边的,不能是什么简单角色。”

“他心思单纯,别人说什么都信,别给骗了。”



沈巍听了赵云澜的话,心里也有了担忧,他看向那扇紧闭的房门,神情复杂。



窗外一声惊雷,吓的夜尊猛的一抖。他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替人绑着绷带的动作慌乱无比,也没管到底有没有包住伤口,就随意又快速的往人身上缠了几道,还打了个死结。就往床上一窜,钻进了被子里。



这是夜尊的房间,唯一的一张床被用来放罗浮生了。



他从小就怕打雷,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直怕着。


夜尊害怕的时候喜欢把自己缩成一小团,双手把自己环得紧紧的。因为没人抱他,所以只能自己抱自己。膝盖紧紧帖着胸口,能给里面慌张跳动的心脏带来几丝慰藉,会更有安全感。龙城进入了阴雨期,每个晚上的雷雨交加有时会迟到,但一定会来。被沈巍带回来后,被窝里就成了夜尊害怕时保护自己的一小方天地。


他现在窝在罗浮生怀里,露出了一双大眼睛看着窗外的乌云暴雨。背后有着暖暖的温度,耳边还伴着轻轻的吐息声,让他没来由的心安。

一道巨大的闪电让整间屋子又亮了一个度,夜尊不想听见在这之后的响雷。把被子往上一蒙,还在这小小的空间里转了个身。

手肘无意的撞到了罗浮生的伤口,原本昏睡中的人发出了一声闷哼,夜尊不敢乱动了,静静的缩着身体,等那一声雷过去。

被窝中有着稀碎的光从罗浮生与被子接触中的几道缝隙里传进来。

他就着这点光仰着头看着这个今天他捡回来的这个人。脸上的血污已经被擦净了,五官俊朗立体,眉目清秀,较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夜尊抬起小圆手在他睫毛处截出了一段长度,又小心的移到自己睫毛处比了比。

看起来好像差不多长。



夜尊眨了眨眼。



这人真好看,和哥哥一样好看。

外面有着近乎毁天灭地的风雨声也无法惊扰这一室暖黄灯火的平静,夜尊在罗浮生怀里,竟然也能就着这声儿入眠了。


3——

两个快280斤的大胖子抱在了一起,中间夹着面目狰狞的罗浮生。他们没有穿衣服,还挽着发髻,像日本的相扑手。

罗浮生几乎是整个人陷在了一坨肉里,高含量的油脂将他包裹住,无论他怎么哀嚎怎么动作都无法挣脱,他觉着自己的五脏六腑要被挤爆了。


突然一坨肥肉进了嘴里,还带着咸味,罗浮生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他胃里涌上一股恶心感,拼了命的往外溜,就像一只濒死的鱼在沙滩上使劲扭着要回到海里一样。

终于他就着黏腻腻的汗,滑了出来,俯在地上粗喘着气。




罗浮生没想过他能再醒过来,胸膛不断的起伏,一口大气呼了出来。

睁开眼睛的第一眼就是天花板那一盏印着小猫咪玩绒绒球的圆灯,他动了动嘴,却发现嘴里被塞进了什么东西。

罗浮生将嘴里的东西扣了出来。

是一根手指头,指甲盖还跟狗啃的一样,他顺势看到了躺在他怀里的夜尊。

淡定如罗浮生,什么大风大面没见过。他面无表情的推开怀里还在咂嘴的人,拿起了床头柜上的剪子,对着自己胸前。。把勒得他要死的,看相也十分差的绷带剪去。

被压制许久的身体终于得到了喘息,紧接着就是腹侧传来的剧痛,罗浮生自觉的拿了一条新的绷带,利索的给自己包好了。

他所有的东西都被沈巍放好在不远处的小衣柜上,罗浮生捂着伤口小心的绕过夜尊,抓起了自己那脏得不行的衣服就往身上套,别好了枪支,又拿起一旁的笔在上面写了什么,就准备离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点时间也没多费。

带着皮手套的手套触着金属门把的时候,停了一下。他往床上那鼓着的小包看了一眼,轻笑了一声又退了回去。

罗浮生蹲在床边,仔细的端详着夜尊。皮肤白的不正常,像是长期未曾晒到太阳的那种,脸上也没有多少血色,身体应该不太好。睫毛很长,鼻子挺高,有着银色的长发被自己攥着,伸个手还会被自己扯疼了皱眉,嘴边上还留着不明的透明液体,偶尔嘟嘟囔囔也听不清说的什么梦话。



傻。



但符合会救他的条件。



非常可爱。



“我们以后有缘再见。”

罗浮生轻轻点了一下那人的眉心,便一个纵身翻窗而去,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些许几字感谢的话。



夜尊醒来后,房间空无一人。他坐在床上呆了一会儿,眼神呆滞,像是在醒神。

终于明白自己不是在做梦后,他又倒回了床上去,余光瞥到了留下的纸条,夜尊抓了起来,揉成球,远抛到了垃圾桶里。



目光深沉又落寞,就像一块儿被污水染黑的冰。


已经丢下我的人,就没必要再回来了。


4-



夜尊这几天一直都挺丧,也躁的很。赵云澜每次见着他,都离得远远的,生怕又被抓出一个什么惹这个小祖宗不开心的事,然后两个人又开始嘴炮。


沈巍都没办法,他一劝,对方眼泪立马就来了,嘴里还念念有词:


果然哥哥就只喜欢赵云澜,心里一点位置都不给我。如此这般,还不如离开,找一处地方任自生自灭,还管我做什么。


他夹在中间很为难,只好闭嘴,在他们吵累的时候,泡上一壶菊花茶就是他能做的事了。



今天早上夜尊醒过来发现,自己的窗户被打开了,书桌上都湿了。昨天下了场大雨,怕打雷的他肯定会关窗子的,为什么今天早上却开着了。

难道是哥哥想起我怕打雷的事情,昨天来陪我了??!

难怪他昨天睡觉时总觉得有人轻轻的在拍打他的背,耳边还有声音安慰他别怕,原来不是做梦啊。

夜尊这么想着,忽得眼睛就亮了。这几天那个人走了的郁结散了许多,看着赵云澜终于不再是用瞪的了。



赵云澜有点受宠若惊。



沈巍今天课业挺忙的,赵云澜从餐桌上偷偷摸到夜尊旁边。猛得一搂住,吓得正在啃薯片的夜尊掉了几片渣渣在身上。

“你做什么!!”夜尊一脸警惕的看着笑得不明所以的赵云澜。

“带你去玩儿呗。”



这个人老奸巨猾,一定是想趁哥哥不在家对我做些什么,我现在没有异能,连蛊惑个小朋友的做不到,万一他把我送出去了怎么办?

不行,我不能答应。



“不去!”
夜尊一扭头,继续吃自己的薯片。

“我带你去找那天跑了的人。”


5-



酒吧拥挤的人潮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搅得夜尊心慌,他现在已经没有黑能量,对着那黑暗中一张张陌生的人脸,除了感到恐惧就什么也没有了。

他怕丢脸不让赵云澜牵,就自己紧紧抓住他风衣的一个小角,跟着走,避免在他穿梭人流的时候将自己落下。

赵云澜熟门熟路的来到了吧台,点了一杯长岛冰茶和奶昔,并开始和老板说起了话。



他查过上次夜尊捡回来那人的身份,龙城有名的商业大佬罗浮生。

有车有房,父母双亡,年轻有为,高富帅一枚。

会做慈善,也不偷税漏税,是个尊纪守法的好公民,而且还长得又高又帅,除了喜欢泡吧多少花心点以外一切都很完美。


赵云澜看夜尊这小崽子这些天都神神乎乎的,就知道他肯定是上了心了。



唉,这兄弟两个都是重度颜控,还真是令他为难啊。



罗浮生经常会来这间酒吧玩儿,赵云澜今天就带夜尊过来碰碰运气,万一就欧了这一次,就把这个大舅子给嫁出去了多好啊。

夜尊一身白衣,畏畏缩缩的坐在他旁边,表情活像只受惊的兔子,和周围的人群格格不入,想不注意都难。

“赵云澜!你不是带我来找人吗?!人呢?!!”

“哎呀,你先喝口奶,别急啊。”

赵云澜将奶昔推到夜尊面前,给他放好吸管,自己伸长了脖子在那看。

都坐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又是这么显眼的一个人,没道理找不着啊。

“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找找。”
说着就要起身,被夜尊一下抓住手臂,小崽子眼睛里全是惊恐,就差没把“我怕”写脸上了。

“我和你一起去!”
“哎呀,我马上就回来了,你好好坐在这别动。”赵云澜起了想逗弄夜尊的心思,把攥着他死死的手硬是拉了下去。

“记着,不准喝那杯酒,乖乖喝你的奶!”赵云澜说着就融进了人群中,夜尊一个眨眼就找不着了。



他怕,却也犟。



周边的人都拿着五颜六色的酒在喝,凭什么就他要喝奶!

夜尊觉得自己被看不起了,从骨子里升起了一种不甘,不让他喝,他偏喝。
那杯长岛冰茶就被夜尊一口闷了,喝得太急还被反上来的酒气呛着了喉咙,苦涩的味道瞬间布满舌尖,夜尊难受的皱起了眉。

长岛冰茶本就是属于后劲大的酒,连赵云澜都要慢慢来喝,像夜尊这种不常喝酒的,想都不用想都受不住。



这不,喝完酒没一会儿,他就开始晕了。



脸色被涨的通红,趴在桌台上,开始说胡话了,连被人揩油了都无知无觉,还在那傻笑。

夜尊带着一个金色的面具,又是一身白衣,坐在那里都吸光。一进来已经有好几双眼睛在盯着他了,一直碍于旁边的赵云澜不敢上前。

现在他落单了,而且还喝醉了,自然是个拐带走的好时机。



许星程先罗浮生一步来酒吧等他,夜尊一进来他就注意到了。

这几天罗浮生一直在他耳边念叨,救他的人有一头白毛,睫毛也很长,眼睛应该也挺大,又白又可爱。要不说主语是个人。。他都怀疑死党天天想着一只兔子发笑。

夜尊带着面具,脸颊通红的趴在桌上不断的吐息着,的确怪可爱的。

许星程是罗浮生的好友,一坐在这,就已经没人敢靠近了,他拿起手机又催促了一遍罗浮生,吸着夜尊的奶算着这次欠下的人情又可以去蹭罗浮生一顿饭了。


6-

罗浮生一进到酒吧,就见着他老友喝着奶再向他挥手,旁边还有一坨白色物体。

许星程这眼镜没白带,眼神挺好使的。

罗浮生走近来,许星程主动给他让了位置。

“哎,你好歹让我看看能让你魂牵梦绕的人长什么样吧。”

“滚一边去!”
罗浮生眼睛定定的看着夜尊,许星程知道他也不会管自己了,就悻悻然走了。

“你怎么在这儿啊?”


“嗯。”


“谁带你来这种地方的?”


“嗯。”


“你还记得我吗?”


“嗯。”


“你带你回房间睡吧。”


“嗯。”

罗浮生也趴在桌上,把下巴放在掌前,眼角含笑的看着夜尊。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赵云澜在不远处看着被罗浮生搀走的夜尊,拿了起子,开了一排的啤酒。

“赵处长,久仰了。”许星程端正的坐在一边,端起一杯酒向赵云澜递了过去。

“他罗浮生买单啊。”

赵云澜一饮而尽,笑着说。

他答应了沈巍,不多喝酒,一杯下肚后,就走出了酒吧。



外面清静的很,江边爽快的风带着汽车的鸣笛声过来,赵云澜绕着河堤想走回家去了,正好在半路上看见了黑着脸往这边走的沈巍。

赵云澜一个闪身躲进的巷子里,一边跑着一边打电话。

在酒吧打电话,能打通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就像沈巍给赵云澜的手机上留下了好几通未接来电一样。

赵云澜没打通,他只好抄近道往回赶,今天带夜尊来这里的事,没敢告诉沈巍。

这个操多了心的哥哥像妈妈桑一样,因着对弟弟那些日子缺失的陪伴与记忆,就还老是把已经一万多岁的人当成孩子,这里不让那里护着,,恨不得把他最珍视的两个人用绳牵着,串好喽,带在身边。

赵云澜上次向沈巍提起过罗浮生,对方不太满意。这次要是被看见他那未曾经历情事的弟弟被罗浮生欺负了,那肯定是一场灾难啊!!!

他几乎是用飞的冲进了酒吧,两巴掌打醒了还在做梦的许星程,让他带着去罗浮生的房间。

两个人火急火燎的在走道里,铺着红地毯的地板都被踩得咚咚作响。

 

“这怎么回事啊!”
“我媳妇要来了,得赶紧去救人!”
“啊??”

赵云澜隔着门板都能听见里面的嗯啊声,一头黑线的在那砸门。

MD!这声音和沈巍一模一样!!!这是要了他老命了!!


TBC




评论(59)

热度(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