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焚情(先婚?后爱?ABO/有生子)(12)

总目录

我有罪。。。两个月了才更了12章。。

有的小可爱来问了,我这是剧版背景还是书版。

这里是剧版背景,里面会用上斩魂使那是我真的很喜欢这个称号所以就用了,黑袍使听着更随意一点,我就让特调处众人叫了。o(* ̄▽ ̄*)o

前文戳: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焚情


12


赵云澜现在只是哑了又不是瞎了,可沈巍偏偏就要搀着他走路,上个台阶都要叮嘱一下。握在臂弯处的手有些用力过度,掐着赵云澜有些疼,但他不打算说。 
 
沈巍已经紧张过度了。 
 
那额头上一座座鼓起的小山包让他想开辆挖掘机去给铲平喽。还有这嘴,咬得都破皮了还在咬,赵云澜想用自己的舌头去舔湿那因为被咬得拔干而掀起的嘴皮。 
 
他这么想着,就这么做了。 
 
沈巍被这突然的亲吻给吓在原地不敢动,快速上脸的红霞出卖了他并非真的淡定。 

他们一起坐在沙发上,赵云澜自己跟发了情一样使劲儿的往沈巍身上蹭,嘴上的舌头也在不停歇的伸,可这人就像个木桩子,被钉在沙发上挺得笔直,一动不动。

本来赵云澜舌头都伸不进去的,把沈巍整齐的牙扫了一通后,伸手拍了一下沈巍的背,对方才机械似的张了嘴。


 

多么熟悉的场景,这挫败又无力的感觉似曾相识又归来。


 

让赵云澜想想看啊?


发情期被扔在走廊上,信息素都窜天了也不理他,无数次诱惑失败被扔在床上自己抱着枕头砸头,好不容易在某人出差后换了件骚包帅气的衣服迎接他回来,想着能过一次浪漫刺激的夜晚。赵云澜在门框边凹造型凹得腰都酸了,对方进来后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凑近,抬起了他的下巴…把他刻意解开的衣领扣扣上,就去做饭了。

 

这次的沈巍依旧在他亲完之后,拿了餐巾纸帮他擦了嘴边流下来的口水就去做饭了…


 

赵云澜觉得自己要憋死了,他躺倒在沙发上,生无可恋的侧着头看着沈巍忙碌的背影…满脑子的黄色废料。

这修长的腿,翘挺的屁股,强壮的臂弯,坚实的胸肌,粉红的小耳朵,又圆又可爱的的手指头,还有这刀削斧凿般的好皮相。

 
啊~美色~ 
 
老子想开荤…老子想被操…老子想要摸屁股…老子想要很多的亲亲…你为什么要怜惜我…这怕是一个假A…… 
 
赵云澜捂着眼睛,觉得再想下去他就真的要自己发情了… 
 
沈巍啊沈巍啊,你tm也太斯文正直了… 



因为怕特调处那群人太担心了,也为了耳朵清静,赵云澜哑了的事没告诉他们,除了一只大肥猫,这件事还是沈巍主动提议的,这倒是让赵云澜有点意外。

毕竟他宝贝儿可是把不得多个人能看着他。


 
大庆这个没良心的,就刚开始表达一下震惊和担心,到后来就欺负赵云澜现在不能说话,直接敞开了嘴在那吐槽着赵云澜有多笨有多鲁莽,气得他脸都红了,随手就拿枕头往猫身上砸,砸完了还要大庆给他叼回来。 
 
那肥猫肯定是不肯的,一个大肥臀一扭,猫尾巴一翘露出个小菊花对着赵云澜嗷呜了几声高贵的走了。 
 
把赵云澜气得直接摊在沙发上呼嗤,沈巍怕他气坏了,大手一捞把准备吃小鱼干的大庆送到了他边上。 
 
“嗷呜!” 
大庆被赵云澜夹在腿间就剩一张脸了,可怜兮兮的望着沈巍。 
 
可人沈巍根本没看他,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赵云澜,里面的情绪大庆这只老猫没看懂,不过看着就觉着这心里面莫名的堵和不舒服。 
 
大庆收了眼蹭了蹭赵云澜的手,想示意他去看看沈巍,可赵云澜这个傻逼正乐呵的把他的脸当橡皮泥捏呢,根本不懂他的意思。 



“我学校有事要去处理,耽搁太多天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能回来,冰箱里有做好的菜,你饿了拿去热热就好。”

赵云澜没看沈巍,点了点头手里还在继续玩猫。如果他这时候抬头,就一定不会错过沈巍现在看他的目光,那里面透着纠结和犹豫,还有些痛苦,比初见时更加强烈。

赵云澜能看懂的,如果他看到了,一定不会让沈巍出这个门。他会把他的宝贝抱在怀里,想办法套出话来,让他知道他放在心尖上的人为什么会露出这样难过的让他心碎的神情。

可赵云澜没有,直到沈巍出门前他才转头笑着看他穿衣换鞋,那时的沈巍已经恢复如常。

“你别出门,早点休息。”还有等我回来。

嗯。

赵云澜说不了话,只能点头。

沈巍在门口磨蹭了好一会儿,大大的眼睛里还有眷恋同不舍,赵云澜看着以为这人不放心他,笑眯了眼扔了大庆,过去亲了一口他的宝贝儿,无声的说着话。

沈巍看懂了。

是放心。

他终于下定决心出了门,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漫漫长夜,却无心睡眠。赵云澜玩够了大庆就溜到了沈巍的书房。

书桌上都是一些码着整齐的报表,上面全是些鬼画符…生物工程里那些公式对赵云澜来说就是鬼画符!!

他无聊的坐在沈巍的椅子上,从书架上随手抽了一本关于“怎么让你的猫咪洗澡时不发疯”的书,腿搭在桌子上,开始百无聊赖的翻着。

大庆喵了一声,叼上来了一根电话线。

赵云澜放下书,拉了拉线,桌上的电话动了动。



怎么回事?沈巍把电话线拔了?



线头被几张纸盖住了拖在地上,赵云澜顺着捡起了那些纸,都是些已经批注好的课表,最后一栏的日期是赵云澜进医院的那天。

沈巍这些天一直都在跑医院,没太多精力收拾家里,他又习惯性的会在容易飞的纸张上压上一些小东西,比如钢笔啊什么的…所以这纸可能是那天沈巍赶医院的时候,匆忙撞下来的。

大庆在不远处发现了一只笔,验证了赵云澜的猜测。

这电话线一直被压在纸下面…说明沈巍已经把电话线拔了很久了。

这也难怪为什么当初赵云澜打他电话一直打不通。

可是,沈巍这人又没有手机,联系的东西一直就只有这台式电话,他拔它干什么啊。

赵云澜眉头一皱,觉得有点不大对劲。突然他站了起来在书桌上翻找着什么,把大庆吓的一激灵。

他记得龙城大学的职工表是在……

找到了!
在一个蓝色文件夹里,赵云澜找到了那张记录了所有老师信息的表,他找了一个生物工程类教师的电话号拨了出去,又拍了一下大庆的头,把手机贴在猫耳边。

里面传来了人声,大庆照着赵云澜写在白纸上的字儿念着。

“你好,请问沈教授在吗?”

“沈教授?他不是请假了吗?”

“他今天没来学校吗?”
“没啊。都好几天没来学校了,课都是我给代上的”
“哦,好。谢谢你啊。”

大庆骨碌着眼睛抬头看着赵云澜。

“怎么办?”
赵云澜脸色不太好,在手机上刷刷打了几个字,抱起大庆就拿起车钥匙急忙走了,连灯都没关。

“我们去龙城大学啊?”

赵云澜专心飙车没有理大庆,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赵云澜抽空翻了出来,往上面瞄了一眼就扔给了大庆。他的小肉爪艰难得点开了屏,上面是一大拉电话号码。

猫眼睛很快就提出了一串比赵云澜手机号还频繁出现的公用电话号码。

他不懂?又往前翻了一页。

上面是赵云澜让林静找出沈巍这一个月的通话记录发给他。

 

“你怀疑沈教授什么吗?”

赵云澜脸色阴沉,开车的手指在方向盘上不停的敲打,大庆识趣闭了嘴。

一人一猫到了龙城大学,沈巍的办公室一片黑,连只鬼都没有。


到底是去哪儿了?


tbc







评论(17)

热度(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