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一夜惊喜(冯豆子×尤东东)(有生子)(10)

总目录


前文戳:1  2  3  4  5  6  7   8   9

这章过渡。。。没什么内容,沙雕向的话,还是不要太虐了(>人<;)


一夜惊喜

10

尤东东看冯豆子脸色不太好,稍稍推了下张扬的手。

张扬抬眼,脸上全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尤东东被这样看着心里头对张扬的愧疚就更深了。冯豆子确实很渣没有错,可是冯豆子渣和他对张扬不来电是两码事,他不能为了气走冯豆子就把张扬给牵扯进来,这样是不对的。

“我可以自己解决的。”这人的小眼睛微微睁大,说话的口气带着些乞求。尤东东都这样了,张扬要是还执拗的待在这里,那就是他真的不疼惜人了。

“我就在外面,有事叫我。”说完便轻轻拍了拍尤东东的手,带了些安慰的意味。

冯豆子盯着那只咸猪手,眉头一皱。

张扬出去的时候,刻意瞪了眼冯豆子,而冯豆子仗着自己比别人眼睛大,对着张扬眼白都翻出来了,嘴角还往下撇,一副欠打的模样。

张扬:“哼!”

冯豆子:“哼哼!!”



张扬走后,整个房间就只剩尤东东和冯豆子两个人了。

冯豆子不说话,就站在门框那里盯着尤东东,尤东东被盯的不自在,这心里七上八下忐忑的很,两只手暗戳戳的揪着被单,头低的死死的。

“饿了没?”最后还是冯豆子先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寂静,他说出来话的语气很冷,尤东东怯怯的抬眼看,对方脸色也不是很友善。

他心里顿时慌了起来,他怕,他怕冯豆子还是要逼他把孩子打掉,一时间被吓得只会摇头,明明胃里已经闹得咕噜响了。

冯豆子看着像只鹌鹑一样团在那里发抖的尤东东,心里猛的一痛。叹了口气,自己上前把手里的保温桶打开。


蓝色的不锈钢盖一打开,里面的鸡汤香就开始往外飘了,勾着尤东东肚子里的小馋虫都飞了上来,一直在脑子里叫唤着“要吃要吃”。汤还是热的,空气中徐徐烟向上飘着,窜到尤东东鼻子里头,折磨着他的胃。

尤东东,你争点气行不行,不要咽口水!肚子不要叫!不准去看那鸡汤!!


冯豆子看了一眼全脸的五官都说着“想吃”的尤东东,这心里别提有多满足得意了。

张扬又怎么样啊,做得再多再体贴都不如他冯豆子一碗鸡汤有用!



他走的匆忙,把汤炖好之后就撒了把盐进去,喝的时候最好还是搅一下,让盐份分布的更均匀些。

冯豆子在尤东东热切的眼神下尝了一口汤,砸了咂嘴觉得咸淡还可以就把勺递给了尤东东。


“好好喝,炖挺久的了。”

尤东东一接着勺也不矜持,一头就扎进了那汤里,对于吃货来说,美食面前一切都是浮云。他早就饿坏了,在冯豆子搅得过程中,看见汤里头的鸡肉都脱骨了,有点皱的红枣跟着冯豆子的手在汤面上飘啊飘的,带着他的心都跟着走了。

有的吃不吃是傻子啊,冯豆子人是差劲,但他做的菜是真的好吃,尤东东就是这样没出息,有着张好吃的嘴,天天心里就琢磨着冯豆子会给他做什么晚饭,到现在了也不清楚到底是舍不得冯豆子这个人,还是他做的菜!



冯豆子看着这个吃相早就习以为常了,哪次他做出的菜,尤东东不是这个德行了。

他揉了揉脖子,把外套脱了扔在床上,自己趁尤东东不注意溜进了被子里。

尤东东被突然搭在他腰腹处的一双手吓的一激灵,一颗头猛得从汤罐里抬了起来,转头去看冯豆子,嘴角还全是鸡油。

“你…你干嘛?!”
“我困,想睡觉。你坐过点去。”
“不是,你下去。”
尤东东手里还拿着勺,就用屁股去拱窝在他边上的冯豆子,没成想被子里的人“啧”了一声,反而抱紧了他。

“听话!”
尤东东的肚子在冯豆子手肘处顶着,他怕伤到孩子,不敢乱动。直挺挺的转了身子,若无其事的喝着鸡汤,脑子里早就一团乱麻了。

一双大手摸上了没有多少弧度的小腹,那里热热的冯豆子的手也热热的,尤东东瞬间就僵了,汤也不敢喝了。

自从知道有孕后,尤东东几乎不会让人靠近他的肚子,就怕撞着碰着。那个小小的地方,孕育着一颗小豆芽一样的生命,脆弱的很。一不小心就可能会出事连他自己都不常摸。

冯豆子一下又一下轻柔的按摩着那块地方,半边脸埋在枕头里,紧紧的贴着尤东东的腰。

“我让你去打你还真打啊,你怎么这么听话。”
冯豆子声音小小闷闷的,尤东东居然还听出了些愧疚。

一句“他还在”就在嘴边要说出口了却被冯豆子下一句话给堵了回去。



“不过也好了,我总算不用整天为这事儿烦心了。”

尤东东放下了勺子,汤也不喝了,咬了咬泛白的唇,通红的眼睛里全是讥讽。

都这个时候你怎么还对这个人抱有希望,尤东东你是不是贱啊!


“让你烦心了真是不好意思。”

他不想见到冯豆子了,他想推开睡在他旁边的一坨肉,可身上一直都没劲,尤东东很拼命的手脚并用把人往床边上移,但床上的人一点没动,还发出了轻轻的鼾声。

尤东东被自己气哭了,他怎么这么没用,连推开冯豆子的力气都没有。

他就觉得自己是根石柱子,而冯豆子就是根老藤!明明就是被鸟无意中扔下的种子,却在风雨中长的飞快,尤东东不能动,就只能绝望看着那根藤一点一点的缠上自己,日复一日的收紧,勒得他不能动弹,连呼吸都痛!

冯豆子睡的熟,眼下还有重重的乌青。尤东东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这么不争气的样子,怕被笑话。就别着腿乖巧坐在床上看着冯豆子的脸哼哼哭着,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的哭声居然弱得像只小猫崽一样,要是冯豆子醒来看见了,肯定又是一通鄙视。


是了。冯豆子才不会心疼。。。

病号服的袖子都湿了,鼻涕眼泪全混在一团,黏黏的看着怪恶心的。

尤东东正沉寂在悲伤的情绪中,肚子里突的一动,让他一瞬间止住了声。木木的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扒开冯豆子放在他肚子上的手,自己摸了上去仔细的等着。

等了老半天都没动静,尤东东失望的垂下了手,又看着冯豆子的手歪头想了想,不太相信把他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

里面果真又动了一下,这次还有点疼。

他的孩子会动了。

可尤东东更不高兴了,呜呜的哭得更凶了。

凭什么啊!他都不要你了你还这么讨好他,我怎么摸你你都没动过,凭什么他冯豆子摸你你就动得这么欢!!

一大一小的就会欺负我!!

我尤东东就真的是一颗没人疼的小白菜吗?!

他太难过了,难过的肚子里的孩子也跟着难过,转身就是一个回旋踢,把尤东东疼得一嗷呜。

冯豆子睡得像只死猪一样,反而是门外的张扬听见声儿冲了进来。

“你怎么了。??”

尤东东疼的不想说话,半眯着眼向张扬伸出了一只手。

“你…你带我离开这儿行吗?”

“尤东东,你就这样出院真的行吗?”

“行的。”



尤东东捂着肚子,擦了把鼻涕蹭在了冯豆子绿色的羽绒衣上,并且顺手盖在了对方的头上。

“我不想看见他了。”

TBC





评论(65)

热度(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