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焚情(先婚?后爱?)(ABO/生子)(13)

总目录

生贤段子也安排上了,主页里归了档,大家可以去看看。

前文戳: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焚情

13


面对着黑茫茫的办公室,赵云澜心烦的踢翻了放置在门边无辜的垃圾桶,碰的一声剧响在整个寂静的走廊上十分的突兀。

赵云澜顺势坐在靠着墙边的硬板凳上,两只手胡乱的呼噜着头发,还不小心揪下了几根。其实他在来的路上脑子里过了无数种沈巍要是不在学校的可能。

被学生缠着去咖啡馆讲解课上的问题?地星出了什么急事要赶过去办理?还是背着他去和小姑凉约会什么的。

但这些都不会成为沈巍欺骗他的理由。

赵云澜这些天晚上都有断断续续的低烧,沈巍是知道的。所以无论他当天有多忙,也绝对会在赵云澜休息前回家,现在都晚上11点了,已经超过时间2个多小时了。沈巍还没有回来。

照理来说,以沈巍的身份和能力应该是不会出什么事的。可是这几日清减不少的沈巍,脸色发白强打着精神的沈巍就像没了颜色的连环画一样,一页一页的在赵云澜脑子里翻着。他心里没来由的发慌,眼皮也在突突的跳,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赵云澜抬手摸着长大不少的肚子,已经有了答案。

沈巍为了这个孩子,到底做了什么!


“老赵你快看!!”

大庆半个身子埋进了垃圾桶,不一会儿嘴里就叼出了一大沓的信,封面写着大大的:斩魂使大人收

赵云澜眼睛突得睁大起来。

给斩魂使的信怎么会寄到龙城大学来,而且还是以书信的样式!他急忙了拆开一封,上面露骨的情话让赵云澜看得眼红,手骨泛白死死的捏着那脆弱纸张的一角。

信上没有姓名,没有地址,就只有一段情话和斩魂使大人。

赵云澜深呼了一口气,努力压下升起来的怒火,一封一封看过去,越往下看脑子就越充血。

这些信,全是一些肉麻不堪的字眼,从沈巍的头发丝儿一直表白到手指头,所用的语言从平淡到越发疯狂,直到最后一封,几乎都是写的沈巍的名字,字体又大又潦草,赵云澜能感觉到写字人的不耐烦和日复一日积累的疯狂。

赵云澜现在就像只战斗的公鸡,竖着毛在那气势汹汹的来回踱步!

地上没有人知道沈巍的身份,那么这人就只会是地下的。

谁tm胆子这么大,居然还敢给斩魂使写这种信,赵云澜看着这些信突然就想到了那电话单上反复出现的号码。

干这种事的tm是同一个人吧,这些地上的套路学得还挺足!

信件被杂乱的铺满一地,上面全是赵云澜的皮鞋印,大庆无声儿的从垃圾桶旁边跳到了凳子上,以免他可怜的猫耳朵再一次受到毁灭式的冲击。

果不其然赵云澜又踢了一脚垃圾桶,这次直接有了一个印。他蹲下身子把那些破纸搜罗在一起揉成了一大团,当足球一样踢着走了,路过人造湖的时候直接扔了进去,纸张浸水后迅速沉了下去,不见踪影。

赵云澜发了一条短信给林静,就捞着大庆走了。


在一边的沈巍缓缓苏醒,扇子似的睫毛动了动,微微睁开眼。入目是一大堆生锈的钢筋和垒了三层的水泥袋,空气中全是石灰粉的味道。

他被绑在一张破旧的木头椅子上,大腿侧边还突出了一截钢钉。

沈巍试着调动自己体内的能量,手心里的黑色球体出来了几次但存不了多久就熄灭了,还是喉部涌上的腥味才让他放弃了再次尝试。

这个地方像是个废弃的工厂,没有灯。四面墙上都有一个小窗,有少许的月光透了进来,照着沈巍所处的那一小块地方。

现在已经晚上了,沈巍颓然的靠在椅背上看着光里头那些飞舞的小灰尘。


沈巍有点后悔了,他怎么会这么冲动就凭着一封信就只身来到这里,结果遭了暗算被绑在这里动弹不得。


赵云澜肯定已经发现问题了,怎么办?他现在赶不回去了。



“你醒了。”

一道声音近在耳边,四周却无人。

沈巍绷紧了脑子里一根弦,闭上了眼睛开始探知。透明的光波以沈巍为中心开始向周围扩散,突然唇部接触到了一片松软,使沈巍猛得睁开了眼,聚了全力往前方一打。

空气中一声闷哼,一个人形逐渐显现,嘴角还挂着血。

“你怎么敢做出这种事情!宋玉!”

沈巍被加了特殊力量的粗绳禁锢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看向那个人的眼睛都要喷出火来,干裂的唇部还留着那恶心的温度,纵然喉部灼热的很,可沈巍连唾液都不敢吞,生怕带进去了什么属于那个人的一丝一毫。

“斩魂使大人,我仰慕着您啊。”宋玉伸出舌尖在自己嘴上绕了一圈,咧出了一个大到惊人的笑容,面目狰狞而扭曲,看得沈巍反胃。

“身为地星军队的统领,你滥用职权私自上逃地面,搅得海星不得安宁,现在又做出这种放肆的事情,我绝不会轻饶你!”

“不会轻饶?”宋玉歪着头放肆大笑,慢慢走向沈巍,宽大的手掌俯在脸上,微微收拢。

“撕拉”一声,一张人皮脱落。

如玉般白皙光滑的脸庞从发丝中显露,风眸轻扬,嘴角微挑,朱唇皓齿,虽不及沈巍,却也是副常人不及的好皮相。

宋玉缓缓上前,伸手抚上沈巍的脸,指尖触及之处,皆有唇瓣轻吻。

“滚开!”沈巍从没有比这一刻慌张过,他看见那人的手逐渐探向了自己的衣扣,紧接着被一一解开,掉落出了他视若珍宝的坠子。

宋玉不知道这是什么,只是把那条坠子别开,用心轻吻这那诱人的锁骨。

他吮吸着,如犯瘾似得贪婪和沉醉。

这就是高高在上斩魂使的滋味,这就是他想了多年的美人的滋味。

只是亲一口,就控制不住心里头的火热,宋玉全身的血都沸腾了,每一处都在叫嚣着极乐。

不够啊,他透过解开的衬衫缝隙往再里处探去,原本白皙的身体现在已经染上了一道粉,随着本人的喘息声不断起伏。

宋玉的眼神越发的狂热起来,喉部鼓动着,颤抖着手仿佛抚摸的是一件极其珍贵的至宝。

“大人。”

“您一定十分的美味。”

tbc





评论(132)

热度(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