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你别看不起小狼崽,要是 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有生子/短)

总目录

我想着能让一夜和这篇同时完结。。。我是不是想得太好了。。

这章写得很混乱。我眼睛都要花了。。。

之前的戳:

1  2


3-


整个画室充斥着浓重的油彩味夹着炭铅,这封闭的环境好像每吸一口就有无数的石墨粉从鼻腔卡进气管里。

他伸手在鼻子前挥了挥,去把窗户打开了,龙大种的桂花树现在正是开花的时候,甜而不腻的桂花香顺着风飘了进来,压下了杨修贤一波反胃。美术室的窗户,像是特意为了营造一股西方现代艺术感,每隔一小段墙面就有一扇落地窗。

杨修贤站的那扇窗户正好可以看见从校门通进来的一个小道,这是条人行道,现在被他们家小狼崽的坐骑霸道的横在了中间,过个人都得踩着一边的小草坪绕过去。


杨修贤心里嗤笑一声。

嘴上说着相信,结果还不是不放心。

他插上了教室的音响并放上音乐,嘱咐了班长看着班里,就让一教室的学生好好画作业,自己下楼去了。

他可不能任着罗浮生在这校园里乱逛,不然落进罗浮生耳朵里的杂话能直接让这个醋坛子原地爆炸。

杨修贤下了楼,把那辆违章乱停的摩托费了些劲儿推到边上去后,就在附近找着罗浮生,走了几步路后,人没见着,倒是听见了声。

“你看,这样排整齐了,捏着这个边边就可以让它们飞起来了。”
杨修贤顺着说话的声音找过去,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桂花树下找见了人。

罗浮生半蹲着,手里的扑克牌在指尖飞舞,面前是一个在哭的小女孩。

这个孩子杨修贤见过,是大二中文系张老师的女儿,因为家里没人照看,所以经常被带到学校来玩。

现在应该是自己玩脱走丢了,被罗浮生捡着了。

杨修贤静静靠在大树边看着罗浮生笨拙的哄着孩子。

虽然是笨拙,但能看出罗浮生是真的喜欢,大眼睛里头温柔和笑意源源不断的涌了出来,搅是那么长的睫毛都拦不住。

在龙城开着最大的夜/总会,在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玉阎王,在声色犬马中片叶都沾身的浪子罗浮生,有谁能想到,他心里其实一直都向往着普通人家的粗茶淡饭。

罗浮生父母去得早,他被洪家老爷从孤儿院带回来收作义子,从小寄人篱下,让罗浮生对于别人的好一丝一毫都想报答,于是拼尽全力的他用命打下了一个洪二当家的名号。

罗浮生没有自己的房子,因为房子里没人等他,所以一直都没买。

杨修贤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美高美招惹上了罗浮生,他以为罗浮生和他是同一种人,带回家后才发现,看错人了。就像你买了一个高级的骚紫色丝绸料软枕头,拆开外面的枕套后,内芯却是粉色的HelloKitty,完事儿了还不能退。

他都不知道罗浮生到底喜欢他什么, 毕竟对方要的他一个都给不了。


杨修贤不会在家提前做好热饭等着罗浮生回来吃,也不会在晚上的时候留一盏灯让罗浮生感受来自黑夜里的温暖,他甚至回来得比罗浮生还晚。

每一次的做爱,罗浮生都不肯带套,罗浮生从不阻拦他泡夜店,但唯一的要求就是,无论在外面玩得多晚都要回来那个小乱窝睡觉。这人也旁敲侧击了很多次有关于领证的事,从每一个细节他都能感知出罗浮生是如此的渴望能有一个家。

可杨修贤自己都还没飘够,怎么能给飘得更远的罗浮生一个安定的家呢?


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杨少爷,迫切的渴望摆脱家庭,就算是在异地他乡落魄到口袋里没有一分钱,他也从未想过要回去。

他并不适合罗浮生。

杨修贤的眼神暗了暗,想提腿就走了,可他又忽然想到了自己下来的目的,还是向罗浮生走了过去。



“杨哥哥!!”
小姑娘最先看到走出来的杨修贤,立马就推开了刚刚哄着他的小哥哥,往杨修贤身上扑。

杨修贤怕孩子没轻没重的,在她扑过来的时候,用手挡了一下,再顺势抱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啊?这个时间你不是在上课吗?”

“还不是怕某人又听到了什么流言蜚语跑回家再玩自残吗?”杨修贤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在兜里掏着什么。

“谁…谁说我…我玩自残啦!我这是一不小心吃多了而已。”罗浮生感冒还没好,现在说起来话来还有点鼻音,听起来奶不拉及的。


“那…那…那你结巴什么啊!”


“我…我…”罗浮生拍了一下嘴。“我说慢点教孩子说话不行啊。”


“我们思思已经会说话了,而且说得比这位叔叔更流畅对不对?”


杨修贤点了点孩子的眉心,温温柔柔的说着。

“嗯嗯!”小姑娘乖巧的点了个头,就往杨修贤胡子那里蹭,一边蹭一边咯咯笑,两个小辫一摇一晃的。


“唉唉唉,凭什么我是叔叔你是哥哥!你比我大好吗?”
“你知道我比你大就好!”

“哎呦,在孩子面前瞎说什么呢!”


罗浮生赶紧过去捂着孩子软软的小耳朵。他手里是拿刀的,从没这么碰过孩子。圆圆的指头小心翼翼的揉搓着小嫩耳,手感颇好。


杨修贤看罗浮生玩得起劲就把孩子塞给了他,自己揉着腰坐了下来,一直在裤兜里翻动的手拿出了一根棒棒糖给了孩子。

罗二当家眼巴巴的看着杨修贤,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自己那颗糖。

“没啦,就这根还是我从赵云澜那里顺的。”

“嘁,,,赵云澜的糖谁要吃啊。”


那你之前还要我去问他的棒棒糖在哪儿买的!!



小姑娘吃着棒棒糖,也不说话,无论罗浮生怎么捏她小脸,摇她小手的,都不哭不闹,乖的不行。


罗浮生心里全被怀里这软乎乎的一大坨填满了,笑得像个傻逼一样。

杨修贤慵懒的坐在长椅上,看着罗浮生逗孩子,竟也生出点岁月静好的味道来。

只可惜,别人的终究是别人的,再怎么喜欢也不是自己的。


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静瑟的校园变得噪杂起来,罗浮生怕孩子听着闹,就抱着她到了杨修贤边上坐下,把怀里的奶团子放在膝上,看着她吃糖。


片刻,孩子的母亲慌慌张张找了过来,杨修贤向她招了招手,张老师看到杨修贤后似是放心了,笑着小跑了过来。却在看见他旁边的罗浮生时,停了步子,在原地踌躇着不敢上前,这模样好像去要回的不是自己孩子。

杨修贤看不下去了,就用手肘顶了一下罗浮生。


低头逗孩子的傻逼还没反应过来,不明所以地抬起头看着杨修贤。被大脑袋挡住视线的小姑娘终于看见了自己的妈妈,从罗浮生腿上扭动着下来,迈着小短腿就跑远了。

罗浮生不好意思的对着张老师笑了笑,人民教师的脸烧得通红后抱着孩子跑开了。

杨修贤斜着眼拆了一颗棒棒糖。

“舍不得啊?那你幸运了,张老师是单亲妈妈,还有机会哦。”

“去去去!我傻啊,干嘛要给别人养孩子。”


罗浮生念念不舍得收回了视线,靠在了杨修贤身上。

“你给我起开,不热啊?”


这也不知道什么毛病,一个道上的玉阎王怕黑也就算了,还喜欢黏在人身上,大冬天的倒还好,全当一个巨型暖宝宝,但这大夏天的还粘着,这谁受得了。

只是杨修贤不知道,罗浮生其实只黏他一个人。


“哎,你给我生一个玩呗。”
“孩子不是用来玩的!得养。”

“你还怕我养不起啊?”

“罗浮生你还来劲了是吧。”

杨修贤现在特别讨厌有人在他面前提孩子,特别是罗浮生。


“我就说说还不行吗?,像我这种在刀口上舔血的人哪还能顾得上孩子,指不定什么时候人就没喽。”

罗浮生拿出一只手枕在脑后,眼神空洞的看着天上,嘴角却挂着笑。

杨修贤卷着棒棒糖的舌头停了下来,随后直接咬碎了那颗糖。

“说点顺听得不行吗?非得搞得这么沉重。”

“好,说个你肯定高兴的,我后天要出差,大约三周,你可以疯将近一个月了,开不开心。”

“开心。”

“小没良心,给你杆儿你还顺爬了!”


“你给我起开,我要去上课了!”


“上什么课啊,你不是都逃了吗?”


“逃什么逃,都还画着呢!”


“我还以为你专门翘课来陪我了。”


“我是个正经老师。”


“有多正?”


“有多正你会不知道?”


“让我摸摸,有点忘了!”


“滚!青天白日的宣什么淫!”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让杨修贤做个决定了。
是走还是留。

只是他没想到,罗浮生这一去就足足两个月没回来,还断了和他所有的联系。

TBC

 


评论(33)

热度(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