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你别看不起。(有生子)

总目录

我的发际线往后挪了。。。这章就是温馨小甜饼。我就是想写小奶生!!【卡得我要死啊~】、

往前戳:

1   2  3   4   5   6   7  8

9~

罗浮生可不想让他的孩子们大半个成长期都在医院里度过,那天做完之后,他就对自己的身体充满了信心,天天闹着要出院,杨修贤一次都没理过他,直到罗浮生撤了营养液可以自己吃饭了,才让罗诚去问了医生。听到说现在剩得都是些外伤,可以回去自己长,这才踏上了回龙城的路。

杨修贤走得匆忙,根本没来得及好好收拾下屋里的东西。


客厅中央放着画了一半的画,颜料盒没盖,现在都干成了一堆七彩的石头块,用小刮刀戳都戳不动,作画时洗笔的水就放在一边,洗去的颜料沉到了桶底,一层一层的堆积着,牢牢吸附在小水桶底部的纹理中,水面浑浊一片,浓重的异味充斥着这个不算大的小乱窝。


杨修贤刚打开门的时候,被这扑面而来的酸爽熏得往后退了一大步,皱着眉捂着鼻,把靠在门口的罗浮生先放了进去。

 

他经常懒到一桶颜料水用上十天半个月,其实倒个水也就是几步路的事,可杨修贤就是不想去倒,回回都是罗浮生实在受不了了捏着鼻子过来帮他倒水刷桶,洗笔,给他擦干净了放好,然后再批评他有关于个人卫生的事。

罗浮生一说他,他就嫌弃罗浮生不懂艺术,还说这是高级灰色,能直接沾着上色的,调都调不出来。


灰确实是高级灰,杨修贤没瞎说,但臭也是真的臭。


这一来二去的,罗浮生嘴巴都要说烂了,这颜料桶里的高级灰也一点没少,为了他的鼻子和生活质量,便自觉做起了每天帮杨修贤画完画之后的小善后。

现在好了,风水轮流转。


在杨修贤开始受不了这个味道的时候,罗浮生反而不嫌弃了,还凑着鼻子使劲儿嗅了嗅,表情看着还有点享受。。。

杨修贤掐着鼻子要去倒掉,他还拦着不让。



杨修贤:“你不会是鼻子坏了吧。”


罗浮生:“没啊,这味儿比医院的好闻。”



也是……


“但是这味儿也太难闻了,拿点洗衣液抹鼻子上也好过这个啊。”

杨修贤忍着胃部的不舒服说道。

可我就想闻这个。

“。。。”

罗浮生也不知道什么毛病,对着那桶臭气熏天的脏水笑得一脸灿烂,看得杨修贤一脸黑人问号脸。

虽然他不太了解大佬现在的心历路程,但是他知道这些日子罗浮生吃了不少苦,差点就死在外面回不来了,所以这么点小要求还是可以满足的。


杨修贤吞了口唾沫,压下了涌上来的恶心感,屏着呼吸搀着罗浮生坐下,开了窗户后,去翻了冰箱看看有什么东西还能吃的。


一排赵云澜几个月前送来的沾了新鲜鸡屎的土鸡蛋,一根大葱,几头蒜,剩下的全是各种酒。

杨修贤看着已经栽倒在沙发上伸懒腰躺着等吃的罗浮生,把到嘴边的“我们还是点外卖吧”这句话生生咽了下去。


算了,都这么久没回家了,第一顿饭还是自己做吧。

罗浮生之前在医院不是一直闹着要喝粥来着,别的没有,大米总是有的吧。



这沙发上太久没人动了,早就落了一层灰,罗浮生往上面一躺,好家伙,全冲上来,呛了一嘴。


可他还是开心啊。


罗浮生就喜欢杨修贤这个可以让两个人挤得紧紧的长条沙发,就算大夏天坐一起老是捱得一身汗。

他抱着杨修贤平日里用来垫脚丫子的波西米亚风格刺绣的抱枕,歪在沙发上看着在灶台忙碌的杨修贤,修长手指在电饭锅里翻搅着,细细碎碎的大米带着水花从带了点老茧的指头间轻盈漏下,像一串串链珠,落在锅里啪嗒啪嗒的作响。罗浮生听着,心都要化了。

他就看着杨修贤把米掏好了,然后扔了几段葱花进去,洗了个手抹在裤子上朝他走过来。

罗浮生往下拱了拱身体,头顶上留出了一个屁股的位置,仰着头,抬着眼笑眯眯地看着杨修贤。


“看我干嘛?”杨修贤撑着腰坐下,因为肚子大,就只能扒开腿,就这,罗浮生还把那一大脑袋往他单腿上放,真是嫌他不够累了。


杨修贤靠在沙发上根本看不见自己的脚,也看不到罗浮生睡在他腿上的头,只能看到一搓乱毛在扭动。

 

“你今天给我做什么好吃的了?”

“清粥。”

“。。。还有呢?”

“还加两蛋。”

“这也太丰盛了吧!”

‘一锅呢,够你吃了。’

“。。。。。”

“我可以加片咸火腿吗?”

在圆滚滚肚子下露出的一根摇摇晃晃的小卷毛弱弱的询问道。

“不能。”

“哦。”


杨修贤是不喜欢做饭的,也不是说不会做,就是觉着做饭挺麻烦的,更多的时候他还是喜欢吃外卖或是喝几瓶酒凑合。

自从招上了罗浮生,这人住进来,他那一天手贱给人做了碗粥后,杨修贤这个积了老灰的灶台每天都会被收拾得很干净。

罗浮生不会做饭,也吃惯了外面的山珍海味,所以他闹着杨修贤给他做。菜他每天回来的时候买,买完就放在杨修贤画画的台子上,杨修贤虽然爱玩,但画画他也是真的喜欢,只要是当天没喝酒没通宵,回来总是要画上一副练练手。

所以就出现了,杨修贤在画台子上的一个小角落里铺着纸,而画台子大部分的地方被翠绿的蔬菜和血淋淋的五花肉占据着,外带一只霸着他椅子不走的,眼巴巴看着他等投喂的黑帮大佬罗浮生。

杨修贤没出息,他挨不住大佬如此热烈的眼神注视,杨修贤悔不当初,他为什么要炖那一锅粥。

于是他缴械投降了。

做!每天都做!想吃什么做什么!吃到你腻了为止!


 

这两个孩子也不知道是罗浮生在边上用脸蹭他们的缘故还是怎么了,今天特别乖,一个都没闹。

杨修贤今天确实是累坏了,他刚从×市回到龙城,舟车劳顿回来,腰上揣着俩足料的大包子连坐得功夫都没有,就去伺候大佬吃饭了,现在这一放松,腰酸背痛筋骨松全来了,肚腹上有罗浮生热热的呼吸暖着,小窝里有浓浓粥香散着,要是不眯一会儿简直愧对了这么放松且安宁的环境。


杨修贤这一眯就彻底睡死过去了,等罗浮生叫醒他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他被放躺在沙发上,盖着薄被,腰上还特意垫了两个软枕。


“你要不要起来喝粥?”


罗浮生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像是在哄他,杨修贤迷迷糊糊的撑着罗浮生的手坐了起来,眼皮还不能完全打开,可杨修贤心里挂着事,都困成这样了也不忘问上一句你吃饭了没?

医生说罗浮生伤着了胃,现在不能饿,也不能吃带油盐的东西,就像个猫胃一样,稍有不慎就得出问题,脆弱得不行。


“我吃过了,你要吃吗?我给你热着呢?”


杨修贤现在只想睡觉,可胃里传来的空腹感让他不得不点了个头,然后继续迷迷糊糊得歪倒在抱枕上,看着罗浮生一蹦一蹦的背影。


他就说他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一只穿着宽松英伦背带裤配着棉麻长T的小跳蛙一蹦一蹦的去堵住一个一直在喷气的小喇叭,多么充满童真的一场梦啊。

原来实际上是罗浮生那时候跳着去关蒸饭锅了。。。

 

罗浮生端着一碗粥小心翼翼的瘸着过来了,杨修贤扔了枕头接过了粥,却在入口后皱起了眉。

“怎。。。怎么了?”

罗浮生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你是放了多少火腿进去?”

“我。。。我没放啊。。。”

“没放哪来的咸味!!”

杨修贤直接被气清醒了,端着碗粥喝不是不喝也不是,就对着罗浮生干瞪眼。

 

也真是绝了,能干出这种事的人到底有几岁了!


评论(31)

热度(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