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你别看不起。(有生子)

总目录


昨天晚上肝这章肝到头秃啊啊啊啊~为什么我还没完结啊!!!这章没什么剧情。。。但是我就是搞了很久啊。

之前的戳:

1   2  3   4   5   6   7  8  9


10~

杨修贤是龙城大学美术系的老师,本来像他这样大半个时间都花在夜店里日夜笙歌,花天酒地的人这辈子都和诲人不倦为人师表这些词沾不上一点边的。

可谁让他有个看不惯自己这么浪费青春年华的老哥哥,和一个正在龙城大学任教的老哥夫?

硬是把他塞进了这个学校做了助教,还凭借自己这副好皮相和宽松的教学态度,成功得被他的学生们推上了龙城大学最受欢迎教师的第二位———第一位是沈巍。


也许是凭着这超高的人气,还是沈巍这一层关系,他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转了正。


大学没有晚课,杨修贤白天上完了课,晚上照样可以泡吧,所以,抱着一种“反正不打扰我玩还有钱给我赚”的心态,杨修贤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祖国园丁,在龙城大学待了下来。

老师这个职业不比一般上班族,上班族请个假少你一个公司也能转。可老师不行啊,大学师资本就紧张,一个老师恨不得当八个用,手里少说也有三个班要带,不仅如此,还有正在上的课程,大四筹办的毕业展,暑期的写生计划,一大堆非他不可的事儿在等着,他不能都丢了啊。

 

沈巍凭着自己在龙城大学打下来的丰功伟绩,费尽口舌才给他争取了一个月的长假,现在时间快到了,杨修贤怎么着也不好再拖着不去了。

他好说歹说才哄好了罗浮生,刚出门一条街都没走完,就被人从后面给了一棍子,好家伙,那力度差点没让他爆脑溢血当场去世。

杨修贤踉跄了几步,还没看到打他的孙子是谁,就被人拿毛巾捂了一嘴的乙醚,紧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他醒来的时候周围静悄悄的,耳边就只听得着他自个儿一个人的呼吸声,这不符合绑架的正规流程啊。木椅子呢?嘴上的胶条呢?一旁盯着他的人呢?就算都没有,你把手给我绑上我也当你努力过了,可现在是什么情况,就在他眼上盖了条松不拉几的黑布,往地上一扔,就完事儿啦?这也太不专业了。

杨修贤心里不着调的吐槽着,按着发肿发疼的后脑,扶墙站了起来,揉了揉长久未见光的眼睛,等一阵虚晃过去后,开始打量起这个藏他的地方。


这一打量,心都沉了。


他被关在了一个封闭的小房间里,小到只够杨修贤笔直的走上个七八步,方方正正的,没有窗户,正对面是一扇连门缝都看不见的大铁门,四面是斑驳的墙,墙上的石灰皮稀稀拉拉的挂在上面,露出了少许暗红色的火砖。唯一的光源是一盏时闪时灭的破旧邬丝灯。

他吸了口气,鼻腔里全是尘土味,又腥又闷。


没有窗户,连缝隙都没有。

没有新的氧气进来,只有逐渐增多的二氧化碳。

这让杨修贤想起了闷猪肉。

 

以前屠户为了提高肉质,不会选择宰杀生猪,而是把它们赶到一个封闭的空间里,掐着时间,等它们把氧气耗尽窒息而死,再上屠宰板。这样出来的猪肉新鲜得很,口感也绝佳。


杨修贤收回刚刚对他们“不专业”的评价,这已经不是用专不专业能够评定的等级了,这TM简直是丧心病狂!

他不知道从他被绑到这到他醒来过了多少时间,但他确信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因为杨修贤已经感到胸闷了。


鬼知道还能在这里坚持多久。

杨修贤这么一个潇洒不羁八面圆通的人,连分手都能让别人笑着和他分,能有什么苦大仇深到要把他当猪崽闷死的仇人。


所以今天这一出,多半又是为了罗浮生。



他到底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摊上个这么麻烦的人。


杨修贤不知道绑他是为了想向罗浮生索要什么还是只是想要搞死他报复一下罗浮生,爽一爽出口恶气。

要是前者,杨修贤还有点希望,要是后者。。。算了。。。人还是要给自己留点盼头的。。。



杨修贤又扶着肚子靠着墙面缓缓坐下,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缓下来,减少消耗的氧气。

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了,安安稳稳的,安抚好肚子里的两个崽,让他们别出什么乱子。

杨修贤知道罗浮生肯定会来救他的,就是能不能赶上的问题。他是能折腾,就算断了氧,以现代医术的发达,只要不是死得透透的,还是能从鬼门关前拉回来的。可这两个孩子怎么办?杨修贤眼睛黯了黯,揉着隆起的肚腹。

他们怕是要受不住。。。。


 
 
龙城最近进入了雷雨季,每到下午,这天上就是黑沉沉的一片,就如一张巨大的黑布,要从上面盖下来,透不出光,沉闷无比。乌云压城,山雨欲来,给还在外头匆忙行走的路人们带来了一种没来由的恐慌,就如罗浮生现在的心情。 



“行了!!你别转了,转成个螺也不能找回杨修贤!”

“那你要我怎么办!!这都多久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你说他现在还怀着孩子,磕着碰着要怎么办?!!”罗浮生说着说着,停了下来,蹲在地上抱着头。“都是我的错,我要是能多留个心眼,他哪会不见了。”

赵云澜见不得罗浮生这个样子,把人提溜到椅子上后,罗浮生眼睛都红了,像只大兔子一样,本来要骂人没出息的话都到嘴边了,生生转了个弯。

“这不林静在找吗?!你先冷静冷静,腿上还没好呐,别乱走动。”

绑杨修贤的是兴隆馆的人,就前段日子和罗浮生耍心眼想炸死罗浮生的那帮人。他们拿出了将近所有的身家出来就为了钓洪二当家这条大鱼,结果鱼是钓来了,但最后关头却衔着杆儿跑了。

丢了人又没了钱的兴隆馆伙计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不知从哪得了消息说罗浮生已经回到龙城了,就一直在杨修贤家底下蹲着,今天好不容易逮了机会就抓了杨修贤,并且拍了杨修贤晕在地上的视频发给了罗浮生,狮子大开口就要洪家一半的地盘,还要罗浮生一只手。
只给一个时辰考虑,还说想好了就自己一个人到光明路第二大道转角处的巷子里,先拿一只手表示诚意。

 


罗浮生看着视频里被蒙着眼睛的杨修贤,当时脑子就懵了,拿着枪就要去赴约,被罗诚死命拦下来了,这才有了现在赵云澜的出场。



其实就是两个小喽啰,估计就是看自己的帮派最近太惨了,就瞒着上面的人物想出个绑架的蠢法子泄泄愤,没想到正好踩了罗浮生的雷。

看看,这人都要炸了。

这个架绑得确实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连摄像头都不避着,赵云澜排查摄像头的时候,正好有两个拍着了,画面清晰的就像证件照。

两愣头小子一个板寸,一个青皮正把大着肚子的杨修贤往车里塞呢,罗浮生看着视频里的两个人,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放在身侧的拳头青筋暴起,整个人都在发抖,在他旁边的赵云澜甚至都能听见他磨后槽牙的声音,嘎吱嘎吱的响,渗人的很。

林静这边还在分析路线,赵云澜也说不出什么让罗浮生冷静的话,毕竟任谁看见自己放在心间上供着的人,怀着孩子还被这么粗暴的对待,都会忍不住想冲上去搞死他们的。


他能做的就是让林静速度再快一点,不然怕是压不住罗浮生了。


林静同学终于在罗浮生和赵云澜的双重死亡凝视下,用了毕生最快的手速筛出了一个地址,罗浮生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赵云澜紧随其后。


其实绑杨修贤的那两个人真没本事算好氧气消耗的时间把杨修贤闷死在里面,他们就是正好看见了一个废弃屋子,没窗没口的,正好适合存放人质,就把人随手扔里面了。

谁能想到这屋子不透气啊。

本来这兴隆馆还剩半口气了,罗浮生要是不插上一脚,凑巴凑巴还能活,现在好了,搞了今天这一出,怕是要彻底死绝了。


罗浮生玉阎王这个名号,可不是白来的。。。


TBC


 

 

 



评论(39)

热度(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