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你别看不起。(有生子)

总目录

这章很雷,甚入。全靠度娘救我性命。。。。。【我这是定时发布。。。

秃头少女渴望评论和小心心【QAQ

之前戳: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现在正是整个夏天最热的时候,八月天的热浪铺天盖地的向龙城翻涌而来,柏油路被烤得发软,路边上的槐树叶子都被烫得卷了起来,空气中不存在一丝风,只有闷到窒息的尘土气。知了在撕心裂肺的鸣叫着给这个原本就不美好的季节越发添了几分烦躁感。

 

杨修贤现在就很烦躁!



特别是在这种明明热得快要把人蒸发的天气不能吃冷饮,还要看着别人在你面前吃冷饮的时候,更加的烦躁。



“赵云澜!!你吃就吃吧,能不能别吸溜得这么响!!”

“没办法啊,天太热,冰棍融得太快了。”

闻着泛在空气里的奶香,杨修贤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灌了一杯白开水,润了润开始干燥的口腔艰难得闭上了眼,抓紧了赵云澜给他盖上的薄毯,痛心疾首的捶着沙发。

“我以后要是再给罗浮生这个王八蛋生孩子,我就跟他姓!!”

“呦,你不是早该跟他姓了吗?”

这话一出,直接让杨修贤直接从烦躁升级成暴躁,抓起边上的枕头就往赵云澜脸上扔!

“有的吃还堵不上你的嘴了!!!嘶~”赵云澜的后作力太大,这边鼻子被打歪的赵云澜还没叫疼,杨修贤这个施暴者反而疼得脸都白了。

“怎么了?不是抻着了吧。”

杨修贤摇了摇头,皱着眉揉着自己的肚子。

“这些天一直动得厉害,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卧槽,你不会是要生了吧。”赵云澜一听这话嘴上的冰棍都扔了,挪到杨修贤边上,伸手摸上这人圆润的肚子。

还是硬得不行。

赵云澜的手心一贴上去,就感觉有许多个大泡泡在他手底下游走,一个接着一个,此起彼伏,活跃得很。

没出生都这么猛,要是一生下来的那不得翻了天了。

也真不愧是杨修贤和罗浮生的孩子,从娘胎里就开始浪了,爹娘的优良传统。。已经很好的继承了。

 

“你牛逼啊~”

赵云澜发自内心的感叹。



“把手拿开,越摸他们越兴奋,你想疼死我吗?”



杨修贤似乎已经疼出经验了,手紧紧攥着毯子,脖颈处蒙上了一层细汗,他闭着眼睛,靠在沙发背上,有规律得吐息着。

赵云澜看着心都揪了。


“不是,你这每天得疼多少次啊?”
“不清楚,白天这样忍忍就过去了,最要命的还得是晚上,这要是一疼起来,连个觉都睡不好。”

“那他罗浮生还忙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你都这样了,再大的事儿还能大得过你啊!!”

“那可不,罗二当家日理万机,整天忙得连人影儿都见不到,哪还顾得上我啊。你看看,我这不是被他送到你这来住了吗。”

杨修贤今日份的活力似乎已经被刚才的胎动折腾没了,眉眼间尽现疲惫,软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赵云澜抽了张面纸帮杨修贤擦了擦脸上的汗,看着自家弟弟被折腾成这样,心里那一大坨为罗浮生准备的脏话也没心思说了,现在只顾着心疼了。

“我扶你去房间睡会儿吧,有事叫我。”

“嗯。”



杨修贤是被一阵急迫的尿意逼醒的。

 

他睁开眼的时候,房间里一片昏暗,空调显示屏上的红色数字发出的淡淡的光。睡了一觉后起来,没有感到任何的舒适和轻松,反而是觉得像是发了一场高热一样,头昏脑胀,四肢酸软无力。被汗湿的衣料紧紧贴着皮肤,黏腻得不行,被冷气吹着还有点发冷。

他的下腹发胀发疼,肚子已经坠成了梨状。

但他的胎位本就靠前,所以对于这一变化,心大的杨修贤根本没在意。



当他开始发现异样的时候是在他洗完澡的时候了。



每走一步都磨得髋骨生疼。



杨修贤吃痛得坐在浴缸边上,摸着发烫发硬的肚子,不知所措。



这不对劲了。



他居然开始宫缩了。



腹中一阵阵不规律的宫缩让杨修贤慌得咬着牙站了起来,他扶着墙,托着腹底一步一顿的走了出去。

“赵云澜?”杨修贤疼得声音都在抖,但更多是怕的。

客厅里一片寂静,只有一盏昏黄的壁灯在亮,杨修贤看了眼墙上的挂钟,都快哭出来了。

现在正是龙城大学下晚课的时间,赵云澜一定是去接沈巍了。



他真是早不疼,晚不疼,偏偏挑在这个时候疼。

杨修贤知道只要他羊水还没破,这孩子就还不能生。

还有时间。。。

他撑着酸痛无比的腰,慢慢挪到离他最近的沙发上,每走一步就能感觉腹中的孩子扯着他的骨头往下走了一点,杨修贤咽了口唾沫,靠在沙发上粗喘着气,抵着一波又一波越发频繁的宫缩,打了120。

随后又打了罗浮生的电话,没有人接。

杨修贤眼睛都红了。



等待的时间太过安静了,没有他人的房子里仿佛有一头怪物蛰伏在漆黑一片的黑暗里,在听着杨修贤的痛吟声,一步一步得靠近,杨修贤怕得快要疯掉了。

腹中的胎儿开始躁动不安,在不停得往下撞,杨修贤慌忙托住下腹,用手指在肚子上打着圈儿。



“你们再等等,再等等就好。。。现在还不是你们可以出来的时候。”刚开口,喉部就涌上了一股酸气,杨修贤捂着嘴跪了下来,拉过一边垃圾桶猛吐,呕得连气都喘不顺。

杨修贤用力得呛咳着,想把堵在喉咙里的那团酸水咳出来。

忽然,身下一股热流顺着他的大腿蔓延至地毯上。

杨修贤在这一刻彻底绝望了。


他身上裹着浴袍,没有穿裤子,跪坐着的姿势压住了急切往下走的胎儿,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加剧的宫缩和疼痛让杨修贤无法控制得开始用力,成股的羊水混着血源源不断得流了出来,地毯上的毛凝结成了恶心的一团,蹭着杨修贤的大腿内侧发痒。

杨修贤的手上已经蒙了一层薄汗,他深呼一口气,撑住桌面想站起来,手掌却突然打滑,失去了支撑力的身体重重得坐了下来,胎儿直接从盆腔顺着羊水挤进了产道。

杨修贤不敢动了,因为他的孩子们不能在这里生下来。


门锁的啪嗒声过后,逐渐扩大的门缝里,一束白色的光照了进来。

赵云澜和沈巍有说有笑得进了屋,却在看到地上坐着的杨修贤后,吓得钥匙都掉了。

“杨修贤?”赵云澜小心的走了过去,心口隆隆作响,他只感觉一阵眩晕,看着杨修贤的眼睛都模糊了。

“赵云澜。”几乎是从水里刚捞出来的杨修贤通红着一双眼睛从臂弯里缓缓抬起了头。

“你救救我。”




一辆红色的越野车如一阵风一样飞速从龙城的马路上驶过,所到之处只余一片尘土飞扬。

赵云澜透着反光镜看着已经疼得眼神涣散的杨修贤,焦躁得打了一下方向盘。

“云澜,冷静些,你还在开车。”

沈巍的沉稳的声音就像一阵春风,给赵云澜已经急得窜烟的心情,带来了一丝平和。

可这点平和还没存在多久,就被杨修贤一声闷哼给驱散了。

他躺在沈巍怀里,整个人疼得都在发抖,裹在身上的白色浴袍混着血和羊水已经在挣扎中散开了,就剩私密部位还有一点布遮着。
偌大的肚腹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弧度,从浴袍中显露出来,还能看到布在上面的青筋。

沈巍不敢碰,他只能搂住杨修贤在他痛得时候给他一只手掐着。

他能感觉到怀里的人越发微小的喘息声。

长时间的折磨已经让杨修贤失去体力,但这种折磨却不是生产的折磨,而是不能生产的折磨。

杨修贤又一次拉紧了他的领带,随后腿上的西装裤被一大片温热液体浸湿,沈巍慌忙低下头去,毫不避讳得扯开他的衣袍去看。

原本淅淅沥沥的羊水已经变成了一大股暗红色的血,大片大片的流了出来。

车厢内的血腥味一瞬间变得无比浓重,就连在前座的赵云澜都知道情况不对了。

 

车速已经没法再加了,可离医院却还有一大段路。赵云澜看着走不尽的柏油路,绝望得捏紧了方向盘。



“杨修贤,我们生吧。”

赵云澜颤着嗓音,支离破碎得抖出了这几个字。



“我要是生了,他们…怎么活啊。”



杨修贤的孩子月份太小了,要是不在医院生下来,基本上是一个都没得活。

“可是,你要是不生,你怎么活啊。”

赵云澜眼泪直接下来,他腾出一只手,狠狠得擦了把脸。

他不要干儿子了,他只要杨修贤能活下来,只要他没事,罗浮生的两个小崽子,想走就走吧,以后就别再来祸害他们家杨修贤了!

“你听话。”

“我们不要了。”

杨修贤苍白着一张脸,埋进了沈巍的怀里,没有回答赵云澜。

 

片刻之后,也许是真得没有力气捱下去了,杨修贤才靠在沈巍怀里,虚弱的说了句话。


 



“我要和罗浮生分手。”


TBC



评论(129)

热度(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