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小甜饼(胃疼梗)

巍澜

胃疼梗

总目录

赵云澜的胃病已经是陈年老疾了,不过自从与沈巍住在一起后,已经很久没复发了。

他的沈教授不让他喝酒,不让他吃辣,每天三餐也必须按时吃,就算是节假日的赖床,也要把他从被子里扒出来,喂上一碗清淡香糯的粥。

最近沈巍的学校里有一个课题研究需要出差几天,临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要按时吃饭,不能喝酒,就差派个小傀儡扔家里头好好看着。

握着行李箱的手微微收紧,沈巍一脸无奈的看着这个胡子拉碴,满头乱毛的人挂在自己身上没皮没脸的要亲亲。

“所以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在听,赵云澜。”沈巍扶了下自己的眼镜,用手搂着缠在自己身上的腰,就怕他顺着衣服就这么滑下去了。

“有啊,沈老师。”
沈巍无奈的笑了笑,眼睛都还没睁开的人能听见些什么,怕不是还在做梦。

“赵处长,我要晚了。”

“亲一口再走呗。”这么说着,还没刷牙的嘴已经撞过来了,在沈巍白嫩的脸上怼了好几次都没亲到地方,像只吃米的小鸡。沈巍被亲的猝不及防,躲也不是,眼镜都被亲歪了。

他看了眼时间,又看着还是迷糊的人,扔开了行李箱,双手托起那人的屁股就这么抱着回了房。

人根本没醒,也能准时在门口堵着,看来对自己要离开这件事耿耿于怀。沈巍看着正在床上卷被子的人笑出了声,眼神中是无尽的温柔。

他抽出被被子缠住的赵云澜,帮他盖好。正在嘟着嘴睡着的人,沈巍觉得还是应该亲一口再走。原本只是略带甜蜜的轻吻,却在嘴唇准备离开的那一刻被人按住了头,结果顶着一张略红肿的嘴巴还迟到的沈教授在学生的议论声中红着耳尖匆忙上了车。

赵云澜装睡的功夫真是越发精进了。

窝在床上滚着笑的人,嘴上也好不到哪里去,笑的正开心突然就一个喷嚏过来,被自己的口水呛着咳了几声。

这才出去没多久就开始想我啦,刚刚还不给亲呢。唉~有个害羞的老婆真是让人烦恼。

沈巍离开之后,赵.完全没有把话听进去真的一丁点都没有而且还反着来的.云澜大手一挥请所有特别调查处的人喝酒撸串,以此来庆祝这几天解放的味蕾。

“先说好,今天这事儿绝对不能让沈巍知道!不然,扣工资扣奖金什么都扣!!听到没!!!”

众人吃着免费的串儿,自然是说什么都应什么了,万事以烤串为上!!只有一只呆萌实诚的小可爱郭长城同学捧着一杯满满的凉白开小声的开口说道:“可是赵处,沈老师也是为你好啊,你这样背着他做这种事是不是不太好啊。”

瞧你这话说的,别人不知道的以为我给沈巍带帽子了。

赵云澜用力挤出一个和善的笑容,用还剩半串鸭肠的签子指着郭长城说道“我就吃这一次,不碍事的,来,郭同学,来根肠子补补脑。”

“我真的就只吃这一次,骗你的话大庆就是条狗。”

正在疯狂输入小鱼干的大庆,翻了个白眼表示鄙视。

………

“老赵你就使劲作吧,迟早得完。”大庆叼着杯温水放到一边的桌子上,两只小肉爪推着躺在床上挺尸的铲屎官。

“唉~老了老了不中用了,全怪沈巍把我这胃给娇惯坏了。”

“你可别说了,你算算你这几天喝了多少酒,吃了几顿饭?今天下午沈老师可就回来了,你这怎么办啊。”

“把我胃药拿来,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赵云澜头埋在枕头里,上面还有沈巍平时身上的味道,淡淡的薄荷香还带了点古龙水味。

他手抵着灼痛的胃,往枕头那狠狠吸了一口。

老婆不在的第三天,想他。

事情远没有赵云澜想的那么简单,吃了药的他蜷在床上顶着胃,嘴唇被咬的掉了皮,还带了点腥味。

一直趴在猫窝上的大庆一个蹬腿跳到了床上,小短腿搭在赵云澜捂着胃的手掌上,小心的踩着。

“老赵,你没事吧。”

“呕~”空空的胃里反起了胃酸,吐在了新买的地毯上,黄黄的一滩。

猫眼一瞪,猫驱一震,大庆仿佛已经预料到了斩魂使大人回来时的炼狱场。

这下真的要完蛋了!!

“老赵,去医院吧。”

“你见过我哪次因为胃疼去过医院。”赵云澜的声音闷在被子里虚虚的,已经没了以往生气的样子。

“那你这么疼着也不是办法啊。”

“你干脆给我找两片安眠药让我吞了算了,我现在需要以睡着的状态面对可能生气的斩魂使大人。”

“啊??”

在床铺上辗转反侧了许久,终于还是因为体力不支而昏睡过去了。再醒过来时,已经是夜晚了,床边的小灯亮着昏黄的灯光,整个房间飘着一阵粥香。

赵云澜悄悄把眼睛睁开一个小缝,看见旁边呼呼大睡的肥猫,他伸出手拍了下肥猫的肚子,成功的把猫惊醒了。

“喵嗷~唔…脑皂,泥干嘛。”

“嘘,小声点。”赵云澜捂住大庆的嘴,把他抱进怀里,悄悄的说着。

“死猫,沈巍回来的时候什么反应,是生气大过心疼,还是心疼大过生气?”

“你觉得呢?沈教授回来看见你昏过去急的眼睛都红了,要不是我说你是因为胃痛才昏过去差点就要变斩魂使用黑魔法给你来个大检查了。”

“然后呢?”
“然后?然后他就去煮粥了。”

“啧。”赵云澜抹了把嘴,舌头舔了舔已经被咬烂的嘴,微微的血迹味还有点甜。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赵云澜身体一僵抱着大庆急忙闭了眼,他能感觉到后面沈巍的视线一直盯着他,后脑勺都在发汗了。最后听到一声放碗的声音,随后就是床铺下陷的感觉。

“赵云澜。”沈巍的声音轻轻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醒了就把粥喝了。”
床上的人依旧毫无动作,沈巍心里好似堵了一团棉花,拿不出,化不开。

………

“老赵,你醒了干嘛不应他。”
沈巍又出了房间,厨房里传出流水声,应该是在清洁卫生。

怂怂的赵云澜睁开了眼,说来惭愧。。。堂堂一个镇魂令主兼昆仑山神兼星督局局长儿子兼斩魂使的男人。。。

“我就是怕他骂我。”

“你是真会怕怎么会不听话!”背后一声冰冷的嗓音吓的人和猫脚蹄子猛的一蹬。赵云澜慢慢的转过头去,沈巍已经拿了杯水站在门口,面色冷冽。

没出息的猫立马识趣的从床边溜走了,留下赵云澜一个在战场孤军奋战!

MD!!我要是再给你吃小鱼干,我就不姓赵!!!

“唉,小巍你回来了。”赵云澜翻了个身靠在床头,没心没肺的笑着,一口大白牙都要飘了。

那一声小巍几乎就让准备好好生气的沈巍缴械投降了,他最受不住赵云澜这样了,每次做了错事就是这样一副态度,再多的气也只能往心里憋,偏偏他还一点办法都没有。沈巍也气自己,为什么不能狠下心来好好说说这个人。

“起来喝粥吃药。”

“好嘞。”

沈巍坐在一边看着脸色苍白的赵云澜喝着粥,又想到今天回来时看到已经疼晕过去的人,突的眼圈就红了。

“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

“哟,宝贝儿怎么了,我没事儿,真的。”赵云澜看着眼睛通红的沈巍吓的把碗一放就托着对方的脸过去亲。

“你别犯浑,我在和你说话!”沈巍一把打开赵云澜摸着他脸的手,手撑着床又离人坐远了点。

“说说说,你说我好好听,你别急啊?!”

“我为了你的身体健康已经焦头烂额了,你为什么总是不肯好好照顾自己呢?”

“赵云澜!你自己不愿意好好养着自己,我说再多做再多又有什么用?我又能拿你怎么办?你非要逼我把你关起来,然后一日三餐都给你送才罢休吗?!”你知道人类有多脆弱吗?我们好不容易走到现在,我又好不容易决定要走出来站到你身边,你别把我这点仅有的勇气都给剥夺了。一万年的等待真的太久了,一万年的分离也真的太苦了,你知不知道。

“嗯~关起来啊,玩的还挺大。”赵云澜咂咂嘴仿佛在回味刚才的粥。

沈巍看着依旧在插科打诨的赵云澜,死死的咬着后槽牙,最后还是撇过头去收拾已经空了的碗筷。

算了……

“那一星期吃一次应该可以吧。”

“不行!”

“半个月?”
“不行!”
“最多一个月,不然我真的会死的!!”
“斩魂使大人,你就通融一下吧。”赵云澜从后面一把搂住沈巍的腰,在那玩命的蹭。
“……”

“可以,,但不能有辣。”

“好嘞。”抱着沈巍的赵云澜看着对方已经抚平的眉头,埋在干净的白衬衫里笑了笑。

嘿嘿~

“老婆~这几天我可想你了。”

end











评论(34)

热度(2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