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一夜惊喜(冯豆子×尤东东)(有生子)(4)

总目录


前文戳这里:1  2  3

我写这篇的时候真的没想这么多,就只看了B站几个cut觉得可爱就开了坑,没看剧所以也不会出现太多人物,,,在百度上搜了几个需要的角色就动笔了,也是挺草率,可能会有很多BUG,希望大家能谅解,欢迎来捉虫啊。。。


一夜惊喜


4

冯豆子今天特意起了个大早,斥巨资?去了理发店里做了个头,发胶把那几撮褪了色的黄毛喷的油亮油亮的,还无比立挺,这手感和硬度应该是八级大风都吹不倒了。

他一身湖蓝色的西装配着一条黑色格纹裤,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花,这胸前口袋里还插了一朵,迈着优雅的步子进了饭店。


如愿以偿的听到了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冯豆子这人啊。。平时穿的马虎惯了,白瞎了他一张好脸,今儿终于想着要好好捣拾捣拾自己了。好家伙,那样貌,那气场真的是分分钟想把他包给隔壁大酒楼的富婆,饭店里的人们都惊呆了。

包括他姐。


“哎呦,这还是我弟弟吗?啊??!小豆儿今天是怎么了?”冯大米看着这样的弟弟,眼睛都亮了,连说话的语气都比平常温柔,果然好看的人在什么时候都是被人喜欢的。

冯豆子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们反应越大,就代表着他今天狩猎的成功率越高。扬着头,挺着背,挥着西装外套从那些对他犯花痴的服务员面前走过,像只开了屏的花孔雀一样迫不及待的在嘚瑟自己的美丽。

“姐,我跟你说啊,今天我请了昨天那个被你车撞到的人吃饭,就在天地一号包厢。”

“那小伙子我们是应该请他吃饭,可你又是怎么找到他的?”
“而且,这和你今天穿成这样又有什么关系?”

“他是我一朋友的朋友,我和他见过一面儿,昨天见着他的时候我就一直在那想呢,想了一天一夜呢,我就是为了想这事儿,才把盘又给碎了。”

“我穿成这样就是为了要好好款待他,弥补我们昨天带给他的精神刺激啊。”冯豆子的表情及其的真诚,看得冯大米都快信了,可惜他弟弟是个什么样的烂人,别人不清楚,这当姐的能不知道吗?

小兔崽子肯定心里还有别的鬼主意,昨天不是一直嘟囔着什么春天吗?再看看现在这做了春梦一样的表情,这顿饭。。。怕是要冒桃心儿喽。


 
“那个孩子老实巴交的,你可不能欺负他啊,好好招待人家,这顿饭我请了。” 
 
“好嘞,谢谢姐!!!” 
 
 

冯大米看着自己快要蹦起来的冯豆子心里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忧心,她是觉得昨天那孩子性子好,心又好的,长的也端正要是真和豆子成了,那也是件好事儿,可一方面她又糟心这倒霉弟弟的花心思,万一日后在一起了,可把人伤了要怎么办?


 

所以说,有这么个弟弟真是要把她给愁死了。


 

冯豆子坐在包厢里,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小镜子,趁人没来还想再鼓捣一下自己的发型,又对着镜子拿着花摆了好几个姿势,想以最帅的角度来送给尤东东,但是他一个人在那搔首弄姿了好几分钟也没选出个合适的。


 
啧,怎么看都很帅,让他怎么选。 
 
 
苦恼!冯豆子装逼的撑着头,摆出了和思想家一样的pose。 
 
这可真是让人苦恼啊! 
 
 
 
就在他苦恼的时候,门把手被人转动了,冯豆子立马正襟危坐,还清了清嗓子。 
 
一个甜甜的微笑刚刚绽放却在看到后面跟过来的张扬立马枯萎了。 
 
 

WTF!!!


 

哥们儿你脸呢?!!谁请你来了?多个人多张嘴就多份消费你不懂啊?!!


 
“不好意思啊,这是我老板,今天刚好要到这里办点事儿,知道我要来这边吃饭,就同我一块儿来了。” 

“你不会建议吧?”


尤东东小心翼翼的询问着,毕竟这样不告诉别人的情况下多带一个人赴局实在是不礼貌。可是张扬从黄小米那里知道他要来这么远的地方吃饭,就非要跟着一起来,说是什么不安全怕自己被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30多岁的人了。。谁还骗呐。。 


他想翻白眼,他想吐槽。


但这是他领导啊,资本主义在工人阶级面前就是绝对的正确,所以不得不乖乖听话把人带过来。


 

“没事儿,我叫他们再加一副碗筷就是了。”冯豆子说这话的时候,都是死死咬着后槽牙,嘴巴都没动,全靠他高超的腹语进行。


 

他不能张嘴,不然会骂人。


 
二人世界变成了三人世界,原本策划好的浪漫表白方案现在一个都不能用了,白瞎了他今天花了这么多钱做头发。 
 

这饭程都过半了,他还一句话都没和尤东东说上。直到一盘烤猪蹄端上了桌。


 

尤东东看着这盘菜,顿时脸色就不好了。


 

冯豆子看着尤东东对所有菜都兴致缺缺的,唯独就这一道烤猪蹄让看得吞了口水,他以为对方喜欢,讨好似把那盘菜转到了尤东东面前,还开始讲起了这道菜的做法,开始了饭局上第一次会谈。


 
“这道烤猪蹄儿啊,可是我们菜馆的招牌菜。用的是三个月大的小猪仔,取了蹄子放在火上烤,一边烤着一边刷着香油,等到蹄子的油开始滋滋冒泡就取下来,放到调制好的酱料炖煮,煮个半小时,油都飘到上层了就可以用大铁勺捞出来,淋上点葱花就能上菜了。” 
 
冯豆子讲起菜来可投入了,全然没注意尤东东越来越扭曲的表情。 
 
他看着泛着油花的猪蹄,再加上冯豆子那绘声绘色的描述,胃里泛上的酸是彻底压不住了。 
 
“唔~请问…卫生间在哪儿?” 
 
“卫生间?出门右拐50米就是了。” 
 
“谢谢啊。” 
说完就捂着嘴跑了出去,让冯豆子看了挺懵逼的。 
 
“你别在意啊,他这是孕吐了,这菜他看着油腻反胃。” 
 
“孕……孕吐!!!”冯豆子瞪大了眼睛。 

“几个月了?”

“应该有三个月了吧,我去看看他,随后就回来。”张扬看着冯豆子那一脸被雷劈的表情心里别提有多爽了,他可不像尤东东一样傻,真以为对方为了请他吃顿道歉饭就穿成这样,还带束红玫瑰。

这小伙子还是太嫩了,这一搬出孩子就接受不了了,真不够豁达出息,就这样还想和他抢尤东东呐,简直是做梦!


张扬其实理解错了冯豆子表情中所表达的感情。。。他是被孩子打击到了。。。不是因为自己可能要给别人接盘。。而是。。这盘就是他自己的!!

冯豆子已经没了吃饭的心情,满脑子都刷着“他要当爹了”这一句弹幕,复制粘贴来回飘还加了大特效。

连尤东东走了他都一点反应都没有,那束大玫瑰也被他随便丢给了来清理盘子的服务生。


 
“你坐在这是想要和我一起洗盘子吗?”服务生问道。 
 
 
不,他不想要盘子。 

他还年轻,这盘子不能要!


 

“我不能要啊!!”


 
趁房子不注意突然来了一嗓子,吓得屋檐上的瓦片都掉了一块儿下来,是只有土拨鼠本人冯豆子才能做出来的事儿。 
 
tbc


没错,你们没有看错,他要开始渣了。 





评论(70)

热度(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