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一夜惊喜(冯豆子×尤东东)(8)(有生子)

生哥明天就要上线了!!赶紧来更一发!!

你们都不爱豆子了吗?


总目录

前文戳:

1  2  3  4  5  6  7


一夜惊喜


8-

大冬天的的风里都带着冰渣子,尤东东这个傻子被冻得都在发抖了也不知道要离开那根柱子,直到冯豆子打了个电话过来,才解除了他的呆愣状态。

他的手冻得青紫青紫的,指甲盖发硬,关节也僵了,直直的戳了好几次屏才点着了通话键。


“喂?你回去了没?”
尤东东用肩头夹着手机,搀着柱子慢慢站了起来,在原地使劲跺了跺已经酸麻的脚。

看着天空中偶尔飘下来的几朵小雪花,轻轻嗯了一声。

“那就好,明天我没法来接你了,你自己回去小心一点儿。”

冯豆子电话里的声音像是被他刻意压低了一样,轻轻淡淡的,尤东东还能听见里面时有时无的滴水声。

冯豆子这个人一向拖拉的很,若非有什么特殊状况他是一定得在床上捧着个手机赖到不能再晚了才会去洗澡的,尤东东怎么催他踢他都雷打不动。

什么才叫作特殊状况?尤东东这些日子和冯豆子过夜是再了解不过了,他越想着越委屈,却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冯豆子,我肚子疼,你管不管我?”尤东东拿好电话,空出了一只手捂着肚子,牙关在微微打颤。

手机那头沉默了,他等了好一会儿对方才说话。

“你用热水袋捂捂?可能是冻着了。据科学研究表明,人在暖和的情况下容易犯困,你现在就用热水袋捂着,把这孩子给捂睡了,估计就不疼了。”

“吐出来一大堆字儿,屁用没有。”
尤东东都快哭了,他现在又冷又困,肚子里也是翻天覆地的绞痛,刚刚在地上蹲了这么久,都冻得没知觉了,这回儿站起来了才感觉到痛。


“不是,我这是在很严肃得在帮你解决问题,你不听拉倒啊!!”冯豆子的语气开始不耐烦起来。

“你…你就不能来陪我吗?”尤东东的脚板血还没活络,走起路一跛一跛的,一个人在这粉红色的大冬天里显得格外凄凉。

“我今天挺忙的。”

“你忙什么?”

“说了你也不懂。”紧接着电话里就传来门开的声音。“我还有事儿啊,先挂了,你早点睡。”尤东东还想说点什么,就被一声机械的电子音堵住了嘴。


 

他轻呼一口气,又摸了摸发酸的鼻头,仰着头看着天,眨巴眨巴眼。


 
尤东东在以前哪本言情小说里看过一句话:你要是想哭了,就瞪大眼睛往天上看,这样眼泪就不会掉下来了。 
 

可他眼睛小啊,瞪大了也乘不住多少眼泪,还把眼睛弄得又红又涩的,心里又发酸。


 

渣男!混蛋!!大猪蹄子!!!


 
他这么想着,又觉得他哪有资格骂冯豆子呀。人冯豆子还只是忘不了前女友,也算是半个深情的人了,而他尤东东自己呢,贞操没有了不说!还怀着一个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的孩子, 
 

这样比比,尤东东越发认为自己才是介入人美好爱情的第三者了,还是个带着球的第三者。


 

他又不是那种会死缠难打的人,要是冯豆子不喜欢他了,分手就是了。


 

可是盯着手机屏那一串儿数字老半天了也没舍得拨出去,这眼泪还跟串儿断了绳的珠子一样啪啪往下掉。


 

怎么办?冯豆子这么帅又会做饭,怎么舍得啊。


 
尤东东这个学不会教训的,走了没几步路又像只鸵鸟样儿,捂着肚子一屁墩坐在了马路牙子上,头顶是盏时亮时灭的路灯,好不容易回点暖的体温,又被这凉地方给降下去了。 
 
他狠狠的抹了把眼睛,手放在肚子上的手力越来越大,硬是把厚厚的羽绒服给揪出了一朵花。 


难过,心塞,肚子疼,不想走了。



“你是不是也舍不得他啊,所以开始闹了。”尤东东这个神经大条的人,从没把自己肚子里有个孩子这事儿放在心上,该跑就跑,能窜就窜!前三个月危险期,为了赶稿子通了好几个宵,咖啡也没少灌,这孩子皮实的待在肚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除了大早上的会折腾尤东东的胃。

今天难得的在里面折腾下尤东东五脏庙,这大冷天的倒还让他疼得出汗了。


 
“卧槽。”尤东东半个身子都弯在腿上了,把自己变成了一只订书机,死死夹着肚子。 

尤东东虽然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孩子,但从小到大也是很少挨疼,家里就他一个孩子能宠就宠,手刺撕了都要妈妈呼呼的那种。现在这肚子里的剧痛简直是他活这么大从没遭遇过的,一时间疼的也不知道怎么办,慌得让他的小珍珠落得更快了,在大街上他又怕丢脸不敢叫出声,就只好自己咬着厚厚的衣袖忍着疼。


尤东东忍的时间长了就觉得有点不对劲,颤抖抖伸手的打了冯豆子的电话。


他不是有意要打扰冯豆子的,尤东东就是太疼了,想让冯豆子救救他。



手机嘟了好几声,才被接通。尤东东一句疼还没说完,里面就传来冯豆子气急败坏的骂声。

“不是尤东东你这样有意思吗?啊?你要是肚子疼你就让吴宇时送你去医院啊!!给我打电话干嘛啊?我是能飞过来给你治不成?”

冯豆子的声儿变得越发空旷起来,还听见了关门声,想来是出去接电话了。

“可是…”

“可是什么啊可是,你算算这些日子我有多伺候你,你早上反胃我就在旁边守着递水,你不吃饭我就想着法儿的给你做新菜,腰酸了给揉,不开心了温声细语的给你哄着,这口袋里还常备一堆纸巾给你擦嘴,够仁至义尽了吧,我都没这么伺候过我爹,你这还想要我随叫随到啊!”

尤东东听着这话想笑,可脸上还淌着泪,简直就是哭笑不得。

“当初是你说你喜欢我,乐意照顾我的,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又不是我拿刀架在你脖子逼你这样做的。现在你前女友回来了,就要和我分手了?”

“谁和你说的。”冯豆子的语气摹的沉了下来。

“我自己看到的,就今天下午。”


电话里的底噪重了些,应当是冯豆子叹了口气。尤东东屏着气等着他说话。

“她现在在我床上。”

尤东东没想着冯豆子会说的这么直接,在那一瞬间他的心都碎了。


不懂委婉两字怎么写吗?文盲!!

 
脸颊上被冻的凉固的泪痕又迎来了一波滚烫的攻势。“你TM又不喜欢你干嘛来招惹我!!傻逼闲得蛋疼吗?!!”尤东东哑着嗓子在那破口大骂,鼻涕眼泪都进了嘴里,吃着咸得很。 
 
冯豆子还没听过尤东东骂过人,一时还愣在那不知道说话,不过他也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上一个骂他傻逼的人,已经被他的嘴炮从三里屯轰到长江河里去了,现在还没爬回来!这尤东东算什么,还敢骂他? 
 
“你TM才是傻逼吧!!大晚上被人睡了还不知道睡你的人是谁!别人生日会上人黄小米都没你喝得欢,不会喝就别喝,一喝醉了就跟只发了情的公猴一样,随便抓着一人就死抱不松手,使劲儿往我身上爬算什么回事儿!!老子脖子上被你嘬的印儿用了三天才消掉!!你说你就有这么饥渴吗?!!” 
 
“你…你说什么?”尤东东震惊了,连舌头都捋不直了。 
 
“我说那天在宾馆睡你的人就是本少爷我!!!不然你以为我干什么要窜着黄小米约你来吃饭啊!还知道你怀孕腆着脸在你边上照顾你啊!全是我难得上线的良心不安!” 



“现在想想还真是多此一举,这孩子是你自愿留下的关我什么事儿啊。”

尤东东感觉自己脑子里炸开了一道雷,这些日子冯豆子在他边上所有令他感动的悉心照料都变得那样的有目的,他甚至能将冯豆子对他的每一个笑容里的眼神里提炼出不耐烦来。

腹部又是一下重重的绞痛让尤东东疼得捂住了嘴,他不想发出声来让冯豆子听见,眼泪全都被堵在了手掌边,汇成了一道水线。

电话那头的冯豆子还在像把机关枪一样的嘚吧嘚吧的没完,幼稚得是非要把刚刚尤东东骂他的那句傻逼以成倍上千的攻击力反弹回去。

你不是傻逼,我才是。

“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实在是觉得这孩子天天闹你,你干嘛不去把他打掉,反正我也没看你多在乎它,早点不要了还省得自己受罪!”冯豆子冷嘲热讽了尤东东千万句,都不如这一句话有杀伤力。

他和尤东东不同,冯豆子缺德事做多了,早就没良心了。

“你TM就是个人渣!!”尤东东哽咽着吞了口唾沫就把电话扔了,手机掉在地上噼啪一声瞬间就黑屏了。

“呃~”尤东东吃痛得捂住肚子,咬着嘴发白,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落在鼻尖上吊着,和眼泪混作一团。

他眯着眼看着远处的手机,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干嘛要拿手机发气,现在还得自己蹦着拿回来找人救命。

尤东东自己起不来,就搀着旁边的路灯杆颤抖着两条大长腿站了起来。这一站就感觉不妙了,尤东东觉着自己下面涌出了一股热流,他慌忙的往下摸,触手一片湿漉,还散着血腥味儿。



卧槽。

TBC

啊~求评论和小红心!!

 


评论(139)

热度(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