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别看不起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有生子/短)

总目录

久等啦~小狼崽都快结局了,你们都不打算留个评论和❤❤吗?

灵魂发问:写的生哥是纯种的罗福豆吗?

前文戳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赵云澜劝不了罗浮生,也不敢劝。这老婆孩子刚出鬼门关,自个儿却连只手都摸不上,还只能站在门口巴巴看着别的男人来照顾,这换谁谁能受得了。

现在的罗浮生简直脆弱的很,通红通红的眼睛,死皱死皱的眉头,赵云澜生怕一个不顺着,这人就在走廊上直接崩溃了。


于是他嘱咐了罗浮生几句就揪着罗诚的领子往住院部去了。


“脑子伤了能不能住产科?”这种智障问题,还是让罗诚来问吧,他可丢不起这人。


赵云澜走后,罗浮生就一个人坐在医院的椅子上搓手,看着门发呆,似乎不知道该干什么。


直到一位临产的妇人被一群人拥护着火急火燎的推了进来,寂静的走廊上霎时充斥着各种刺耳的声响,浓重的血腥气呼哧呼哧得灌进罗浮生的鼻腔。被放在轮椅上的孕妇发出杀猪般的哀嚎,一声一声,随着狰狞的表情和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在他面前仿佛开了慢速一般,一点一点的经过,让罗浮生清晰无比的看见了那不停蠕动着布着粗大青筋的肚腹,和双腿间不断流出的鲜血,滴在地上,开出一朵朵的血花,然后被踩踏成污泥,随着车轮拉出了两道印子留在干净地板上。


罗浮生被吓懵了。


他猛得站了起来,整个身子跌跌撞撞地朝病房门上扑了过去。


罗浮生一双瞪成灯泡似得大眼睛带着几撮卷须几乎占据了整个玻璃框,可无论他怎么看,睡在床上的杨修贤还是被沈巍挡了个严严实实。


他焦急得拍了拍门,在原地瘸着腿蹦跶。


赵云澜说,他这个样子会让杨修贤担心,所以罗浮生不进去,但好歹让他看看,就在外面让他看看杨修贤好不好。


杨修贤昨天流了很多血,杨修贤昨天疼得快要死掉了。

但罗浮生却不在他身边,醒来后看到守在他边上的也不是罗浮生,甚至,到现在他罗浮生也没有出现在杨修贤的病房里。


他一定很生气。


他会怪我的。


门外的声响,吸引了两人的注意,沈巍转头诧异地对上罗浮生示意他闪开的眼神后,没有搭理,只是回头看着床上装睡的杨修贤,似乎在等他的态度。

也不知道是谁的眼神过于专注,看得杨修贤浑身不适,虚软无力,他最终还是像投了降样得睁开了眼睛,从干裂的唇齿中泄出一口叹息,似是无奈,又似长久以来的纵容,他扯了扯沈巍的袖子后便把头偏过一侧。


沈巍了然于心,替杨修贤掖了掖被角,便朝门口走去。


罗浮生自动忽略了朝他走过来的沈巍,全部的注意力光都放在了沈巍身后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

 杨修贤,你这么睡觉会落枕的啊。

罗浮生忧心地想着,直到沈巍拧把手的声音才让罗浮生黏在杨修贤身上的目光收了回来。


沈巍开门,站在门侧,眼直直地看着罗浮生,没有说话。

罗浮生:“???”


罗浮生也这样看着沈巍,两对不分上下的大眼睛,对着眨,只是沈巍的看起来成熟而睿智,罗浮生的看起来。。。有点像大白兔。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罗浮生突然傻逼。。。


“你进来吧。”沈巍不想浪费时间在瞪眼上,最先出声结束这个尬到飞起的木头人游戏。


“我不能进。”


“你可以进。”


“不行,我不能进来。”


“我说你可以进。”


“赵云澜说我不能进。”


两个人毫无营养的争执听得杨修贤肚子都疼,他无可耐烦地揪着白色的床单,忍无可忍地叫了声罗浮生。

声音很轻很淡,因为杨修贤没什么力气说话。但罗浮生听到了,一眨眼的功夫,就双手放膝,背挺得老直的坐在杨修贤床边,乖巧得不像话。


沈巍看着乖宝宝坐姿的罗浮生,眉头微微一动,安静地推门出去了,然后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双手放膝,背挺得老直,乖巧地等着赵云澜来带他回家。


罗浮生伸手把杨修贤侧在一边的头掰正,然后开始道歉。“我错了。”杨修贤连眼皮都没动一下,“杨修贤。”罗浮生趴在了杨修贤的手上,蹭了蹭。“我不是洪帮的二当家了,杨修贤,以后我都不会受伤了,我们的孩子也可以像平常家的一样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了。”杨修贤依旧不为所动,罗浮生抬手摸着杨修贤变得乱糟糟的小胡子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杨修贤,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啊。”

垫在脸下的手指头动了动,罗浮生欣喜地抬头看着杨修贤的脸,然后,眯着眼睛在那两条开出的小缝里看见了两个眼白。


“杨修贤!你。。你给我把眼睛睁开!”


到这儿,杨修贤终于是逗不下去,看着这人头上缠得绷带,杨修贤也逗不下去了。他虚虚弱弱地笑了几声,然后才睁开了眼。


“你又错过了,罗浮生。”


“对不起。”


“我昨天晚上疼得快死过去的时候,我想着,我要是还能再醒过来,我就跟你分手。”


“对不起。”


“我醒过来后,在睁开眼睛前,我想着,要是你没守在我边上的话,我就一定要和你分手。”


“你不能和我分手。”


“然后,就在我说上句话的时候,我想着,你要是没说出句像样儿的贴心话来关心关心我,我就马上和你分手。”


罗浮生听了,愣了一下,玩着杨修贤的食指不是滋味地说道:“我知道我不如沈巍贴心,也不懂得怎么照顾你,温柔的话也不会说,只会惹你生气,我就是匹在外头野惯了的狼,浑身带着粗劲儿和血腥气,自然没法和泡在书香里头温和有礼的教授相比。”


杨修贤听着对方越发跑偏的思路和赌气似的发言,心里越发的累了。杨修贤对一份感情的经营不是很擅长,确切的说,在遇见罗浮生之前,他甚至都没好好谈上一场恋爱,谈何经营。


可是,爱情的长久,总要有一方懂得去包容和迁就,罗浮生想拉着杨修贤和他细水长流,但他自己却还带着探究和摸索的态度来对待这份感情。罗浮生智商不够,眼还瞎,看不到这些也想不到这些,所以只有聪明的杨修贤,主动献身去学会做那个包容和迁就的人。


这几年来,杨修贤学得不错。


罗浮生被他宠成了一只崽子,一只在他面前就会无理取闹的崽子。


杨修贤叹了口气,无奈得摸上了罗浮生的卷毛,正打算就这样罢了,毕竟自己宠出来的人,哭着也要养下去。


“可是,我学啊。”


杨修贤撸着头毛的手停了下来,像是听到了什么不敢相信的东西,眼睛里全是诧异和惊讶。


罗浮生的目光专注地看着杨修贤,里面闪着热光,却一片柔软。


“我去学做饭,我去学怎么养孩子,我去学怎么才是真正地为你着想,我去学怎么样才能让你爱我爱得不那么累,我去学怎样才能让你永远都不和我提分手,我去学,怎么样才能让杨修贤心甘情愿地带上我为他准备的戒指。”


罗浮生从兜里掏出了一只未曾离身的黑色丝绒盒子,捧着送到杨修贤眼前。


杨修贤怔怔得看了那个盒子许久,像是在消化方才那段不是求婚却似求婚的告白,猛然回神,“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小崽子?在这等着我呢?”


“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你看看我的头,你再看看我的腿。”罗浮生晃了晃自己缠着绷带的头,又抬了抬自己被插了一刀的腿,将自己捧在掌心的戒指又往杨修贤跟前送了送。


眼巴巴又焉怂怂。


杨修贤挑着眉推开了罗浮生手里的盒子,在那双眼睛里的光芒逐渐暗淡前,扯了扯罗浮生的风衣衣摆。


“在听到你那不是很合格的告白的时候,我想着,要是罗浮生能马上抱一抱现在脆弱得像朵棉花糖样的杨修贤的话,我就带上他的戒指,并且保证永远都不往下摘了。”


暗淡的光芒“唰”得一下,灿若星辰,杨修贤贴着那份砰砰跳动的温暖,冰凉的全身瞬间如阳似火。


杨修贤,你简直完了。


TBC

 

 

 

 


评论(55)

热度(1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