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今天的皮皮生上线了没?(小甜饼/一发完/小狼崽番外)

总目录

好久以前有亲想看的胃疼梗,今天终于写了。

不要吐槽我的题目,因为我真的想不出题目了。。。


今天的皮皮生上线了没?


0-


“吾命休矣!”



罗浮生靠坐在美高美的真皮沙发上,双腿叉开,弓着腰,怀里紧紧夹着个枕头,脸全在枕头里,看不见表情,只有一个发顶和两撮呆毛在外面见人。


桌上是一杯喝了一半的龙舌兰,旁边是一只端着龙舌兰幸灾乐祸的赵云澜。



1-

“笑屁啊你!有什么好笑的。”罗浮生从枕头里偏了半张脸出来横着赵云澜。


你横就横呗。

 

只是这毫无威慑力的横眉怒目反倒让赵云澜的嘲笑声更加肆无忌惮了。




好歹也是曾经让道上闻风丧胆的玉阎王,怎么能堕落到这种地步?就这副凶巴巴的样子?威慑力还不如小郭。


两眼通红,脸上被杨修贤养出来的肉因为这个姿势一大坨都挤到了嘴边,再加上罗浮生刻意瞪大眼睛想凶起来的样子让赵云澜想起了前几天杨修贤给他发的一张表情包。



 




啧啧啧,没眼看没眼看…



2-



“罗浮生,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和你儿子一样奶了吧唧的了”赵云澜抿了一口酒后用手抹了把嘴,随后径直往现在正在待机中的曾经的玉阎王的头上伸过手去。


他觊觎罗浮生的头发很久了,一直没敢动。


罗浮生的头发,又卷又篷,噔噔噔跑的时候,风一吹,那额头上的两片刘海就跟对小翅膀一样呼呼的往上飞,就像头上窝了只嫩黄色的小肥啾。


赵云澜自己也有刘海,但是他的发量略多,发质也没有罗浮生的这样细软,薅自己根本薅不动。


往日里罗浮生睡在杨修贤腿上玩手机的时候,看着杨修贤有一拨没一拨得卷着带点嫩黄色的头发丝玩,眼里卑微的渴望都要化为喷泉涌出来了。


别人家的头发呀……


赵云澜肆无忌惮地呼撸着罗浮生的头发丝儿,这手感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


又软又细又顺又香。


罗浮生是谁啊??龙城第一小霸王啊!除了杨修贤,谁敢这样把他当猫崽一样撸!



这不能忍,肯定不能!



罗浮生挣扎得要起来,被赵云澜一只手按住了头。


他胃疼的冷汗直流,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在那儿自己的扑腾,赵云澜轻轻松松,就当手底下嗷嗷乱叫的玉阎王不存在一样,俨然一副吃饱喝足人生赢家的样子一只手摇着红酒杯,一只手呼噜着毛,表情无比惬意与满足。


“赵云澜!!!”


“在这呢。”


3-

 

杨修贤气势汹汹赶到美高美的时候,刚好看见赵云澜把罗浮生当鸡崽按这一幕,一腔怒气消了一半,又心疼又好笑。


“行了行了,你别弄他了,差不多就得了。”


“呦,你可算是来了,今天晚上一瓶伏特加,三杯龙舌兰,一杯为了回家瞒过你的苹果醋。”


赵云澜一边珍惜着薅毛的时间一边打着小报告。


他早就不按着罗浮生了,只是这位大佬,从杨修贤来了之后,就再也没动静了。


脸一直埋在枕头里,在赵云澜汇报他今天的罪行时,微微能感觉到躯体的僵硬以及逐渐加速的心跳声。


杨修贤眯起了眼看着正在cos狍子的罗浮生,那种眼神看起来十分的平静,可莫名的有一种危险来临时那小便失禁前的急迫感和紧张感。


罗浮生被这种眼神盯着,胃更加疼了。


3-


他下意识地夹紧了捂在胃上的枕头,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些反应都刻意做得很轻,但最接近他的赵云澜还是能感觉到。


他不仅感觉到了,他还说出来了。


“罗浮生,你是不是疼得厉害了?疼得厉害就赶紧回家吃药睡觉去,别在这待了。”


杨修贤皱起了眉,没有说话,依旧居高临下地看着罗浮生。


赵云澜看了看明显不耐并且心情一定很差的杨修贤,又看了看还在装死的罗浮生,咽了口口水自觉此时此景他还是不要掺合的好。


沉默…整个美高美开始了死一般的沉默…


杨修贤的耐心在沉默中被罗浮生磨光了。


他嗤笑了一声,甩头就走。


“疼死算了。”



4-


“我疼。”


罗浮生一看杨修贤要走,整个人慌得不行,生怕真的把人惹生气了,急忙抬起已经闷红的脸,眼观鼻鼻观心。


杨修贤要是真的生了气,那没个十天半个月,罗浮生他们家那双人床得一直当单人床用。


你以为是让罗浮生去睡书房那么简单俗套吗?





杨修贤是什么人?当年一个杯子喝遍龙城酒吧一条街的人。


罗浮生是什么人?当年一把刀砍通龙城码头一条道的人。




不来点与常人不一般的特殊手段?能配得上这两传说吗?




杨修贤要是生气了,他不让罗浮生走,他自己走。


仗着自己有个公务员哥哥和罗浮生在道上的地位,在酒吧浪得昏天黑地,没人敢拦。


而且他还一动不动就脱衣服,扭着那小细腰去勾引别的人。


罗浮生抓回来一次,他就逃出去一次。


杨修贤点到即止,撩完就跑。当然也没人真的敢碰他,所以罗浮生不用担心头上会变色儿。



只是这该死的占有欲能把罗浮生气得心肌梗塞。




总不能真的把人锁在家里玩囚禁play吧,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好在杨修贤脾气不错,一般不生气。


罗浮生这才对自己的余生的幸福生活有了向往和希望。


杨修贤几乎是在罗浮生出声的一瞬间就回了头。


看到了一副·没有做错事该有的忏悔·并且还企图用天真无知的表情来萌混过关的傻样子。


能不能要点脸。收收自己的耳朵和尾巴。






啧啧啧…没眼看没眼看。


5-


罗浮生疼成这样,摩托车是不能骑了,赵云澜喝了酒车也开不回去。


于是他叫了两辆车,帮着杨修贤把罗浮生扶进车后自己坐另一辆车回去了。


车上的罗浮生并不安稳,胃里连续不停地疼通让他后背都湿了,紧紧抱着杨修贤忍了一路,倒在床上的时候才毫不顾及地叫出了声。


要他在外人面前疼得嘤嘤叫?他罗浮生不要面子的吗?


杨修贤拉起在床上揪成一团的罗浮生,拢过他紧按在胃上的手放上了自己的手,有章法的揉动着。


罗浮生借势挪到了杨修贤腿上,眯着眼开始享受专属按摩。


杨修贤自己也胃疼,但他又不爱吃药,一个人住的时候,疼得实在厉害了,就自己试着往胃上按,久而久之,还真就摸索出了一套缓解胃疼的独家手法。


罗浮生当年伤着了胃,杨修贤没少给他按。

烟酒得忌,辛辣的也不能多吃。


罗浮生在敷衍杨修贤的表面功夫上还是做得挺足,从来没在他面前喝酒,背地里偷偷喝了多少,就无从得知了。


这回得亏是赵云澜通风报信才让杨修贤抓了个正着。



6-

当然,敷衍是相互的。

 

杨修贤生了孩子后身体不好,也不宜多喝酒,他背着罗浮生也没少喝。


在这件事上,他还真的没有多生气。

两个人都半斤八两,酒鬼何必为难酒鬼。


罗浮生的脸色依旧很难看,但是相比在美高美,已经好很多了。


他胃上舒服了点就开始静不住了,抓着杨修贤的手往衣服底下的腹肌上放。


用自己的肚子去磨杨修贤冰凉的手,企图以一种高难度的动作拿自己的头毛去蹭杨修贤胡子。


这讨好似的动作没有得到想要的效果,杨修贤面无表情地轻拍了下罗浮生的头并送了他一句“别闹!”


行吧…美男计已经没用了…


罗浮生唯一能在杨修贤这儿得到一点好处的技能失效了。


他想了想今后在家里的地位,没了美色的他,真的要开始在最低层过着摸爬滚打的生活了。


想到这,罗浮生就更不愿意把孩子从赵云澜妈妈家接回来了。


反正都住了大半个月了,再多半个月凑个整吧。



7-


他轻叹一口气继续回到杨修贤腿上,玩着杨修贤的手指。

 

这只手漂亮得过分。

 

因为是左手,所以连个老茧都没有。


骨节分明,修长且白皙。


罗浮生只要一想到不久前这只手还去泡过他儿子的奶粉,他这心里就膨胀得不得了。




“哎,你说你怎么就看上我了?”




“因为你傻呗。”




“就没点儿别的优点了?”




“你除了傻就没别的优点了。”




“噢…”


罗浮生沉默了一会儿后冷不丁得补了一句。


“那你现在也是我的了。”




罗浮生听见杨修贤轻蔑地哼了一声,然后自己就被扔到了床上。

 

8-


“你吃饭了没?”杨修贤问。

“没。”

“行吧,你也够叛逆。”


说完就起身出去了。


9- 
 
他在床上滚了几圈后,就听到杨修贤在外面问他。 
 
 
“家里没麦片了,你儿子奶粉你喝不喝?” 
 
 

“喝!”


10-




END


咕了以老师好久的文,感谢以老师的表情包~我爱死以老师了~

 @以酒书 


评论(65)

热度(1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