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非】你看到我们家罗非了吗?(生贺)

肝出来了,祝海海生日快乐!! @颜逸海 

没错。。我就是个取名废。。。

告诉贤贤我还爱他,只是非非真的太可爱啦~我忍不住。


你看到我们家罗非了吗?


0-

 

“这可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啊。”


罗浮生看着桌上摆好的医疗箱,周边白纱布,消毒水,棉签,镊子,治疗枪伤的药和一只黄色的橡皮小鸭子排着整齐的队码在桌上。


哦。。。再加一只乖巧坐着的罗非。


“快给我上药。”

“你怎么伤的啊?”

“你管不着。”


“那我不给你上了。”


罗非坐在沙发上仰着头静静地看了罗浮生一会儿,然后“蹭”得一下,突然站了起来,对着门口大声喊道:“秦小曼!!!”


被罗浮生迅速按回了原地,并且在对面房间里开始有动静的时候三作两步的过去关门,锁门,关窗户,锁阳台,整套动作熟练得让人心疼。


“让我一次会死吗?”

“不会死,但就是不让。”

罗浮生翻了个白眼,坐到罗非旁边,“脱衣服。”



1-



“你想趁我成为伤残人士的时候对我做什么?”罗非警觉地看向罗浮生,用一只手护着胸前,屁股往外围挪了挪。


“大哥,你上药隔着这么厚一层大衣上吗??”


“哦…”

罗非又把屁股挪了回去,开始配合罗浮生脱衣服,他只有一只手,解扣子领带什么的罗非觉得现在的自己是肯定干不来的。


其实手壁只是擦伤而已,还不至于到整只胳膊报废的程度,可他就是不愿意动。


他就想让罗浮生伺候他。


罗二当家的这双手砍人的时候,轻轻松松就能干倒一个,狠厉果断,但照顾人的时候,倒也不失温柔。


受伤对于罗浮生来说,就跟家常便饭一样,哪天他要是回来身上没挂点彩,罗非不用脑子就能肯定他今晚一定是在美高美喝酒了。俗话说得好,久病成良医,自己伤惯了,对于如何处理伤口这种事情,罗浮生的业务水平都能赶上半个本杰明了。

可是早已熟练的罗浮生现在对于他的那么点儿小擦伤,居然笨拙得像个新手。



2-

罗非偏过头,嘴角带着微微笑,饶有兴趣地看着罗浮生捧着他的手,跟雕花似得小心翼翼擦拭伤口,轻柔地仿佛像是拿朵小蒲公英在上面扫过一样,罗非除了痒没什么感觉,其实他想和罗浮生说你这样效率太低,会耽误我的时间。


但是看着这人认真的神情在窗户跑进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样子,他突然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罗大探长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但是留这么点出来给他的小恋人也还是足够的。


罗浮生认真的样子,让罗非想亲他。


当然他也这么做了,但是中途被罗浮生按住了。


他看到他的笨蛋小恋人皱着眉头,像捏蚂蚱腿一样捏着小镊子,举着一团沾了药水的棉花以一种责备的语气对他说:“你别乱动。”



罗非:“。。。。。。”



罗非乖乖坐在那儿不动了。


3-

 

要说整个上海租界能有比罗大探长还要不解风情的人,那可就非罗浮生莫属了。。


啧。。。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罗浮生的动作真的已经很轻,但他还是在过程中不断地问罗非:

“疼吗?”

“我下手重不重?”

“你疼你就说啊,不要顾及我的感受。”

“我控制不住力道可能真的会弄疼你的,你不要忍着。”


罗非刚开始还会正正经经地回答:“不疼的。”“你已经很轻了。”“轻得几乎没有感觉甚至让我怀疑你到底有没有上到药在我的伤口上。”然后罗浮生问多了,他就直接瘫在沙发上用嗯嗯啊啊来敷衍他,到最后什么也不想说了,就这么无辜地眨着眼睛看着罗浮生。


非非不想说话了。

非非想睡觉了。


等到罗浮生把绷带打上蝴蝶结的时候,罗非已经在沙发上眯着眼睛打哈切了,最近为了商会的案子,晚上熬得有点太狠了,再加上刚刚经历了一场枪战加爆炸,原本就有些感冒的罗非,现在浑身零件就像散了架一样,靠在罗浮生边上,脑袋里一团浆糊,不愿意保持清醒。


他迷迷糊糊,只知道罗浮生终于给他包扎完了,然后自己就被抱到了床上,搂进熟悉的怀里,被人拍着背。


他太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4-


罗非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掉进了滚烫的岩浆里,四周都是被火烤得发红的岩石,岩浆流动得很快很急,他下意识的叫着罗浮生,但没有人应他,他觉得自己要被冲走,被炙热的熔岩腐蚀得连骨头也不剩,浑身上下就只有受伤的手臂还有痛觉,他伸出那只手紧紧地攀住山壁上的大石头,却意外的觉得这个石头还挺凉快的。

 

罗非就攀着这一个救命物件,趴在哪儿毫无求生欲的叫着罗浮生。


什么才叫做侦探的本能?就是在梦里还不忘保持理智,记得自己在做梦。


罗非。

罗探长。

罗顾问。

非非?

醒醒。


罗浮生在叫他…


罗非猛得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满身是汗的躺在罗浮生怀里,自己还紧紧攥着罗浮生的手,旁边的秦小曼一脸“我什么也没看到的尴尬表情”端着碗粥站得像根电线杆一样已经在那里待命了。


罗非的脸当时就红了,就是在发烧被盖过去了。挣扎着身体就要从罗浮生身上起来,试了几次都跌了回去,罗浮生也不帮他,反倒把自己的伤口扯疼了。


罗非向来在罗浮生跟前本来就从不掩饰自己,又被惯得娇得不行,有点疼就哼哼出来了,但在外面又装得一手好人设,这次可能被烧得有点懵,脑子比较慢,忘了秦小曼在这。


还没反应过来,一声娇滴滴的哎呀就从口中冒出来了。


罗非感觉自己烧得更厉害了,完了,他在秦小曼那里建立起来高冷睿智的雄伟形象,彻底崩塌了。

他推不开罗浮生,就把头埋进罗浮生怀里,直接当鸵鸟,并在心里默念“她看不见我她看不见我。”


也许是真的烧傻了吧?

秦小曼看着罗浮生抱着罗非,指着自己的脑袋一边摇头,眼神中透露着惋惜。


觉得自己可能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秦小曼为了自己今后能在罗探长的统治下存活决定放下粥就跑。


5-

“你脑子还好吧?”


“你衣服上有着淡淡的香水味,味道是甜腻的花香,凭借这个味道可以断定这是瓶女士香水,而之前你给我上药的时候衣服上还没有这股味道,而且我的药味道很重。你接触的时间也不短,所以一定会粘上浓重的药水味,但现在这件衣服上,除了女性的香水味其他什么都不剩了,能掩盖住这么刺鼻药味的香水剂量绝对不是稍微碰触别人就能留下的,而秦小曼不用香水,房东太太的香水里没有这个味道,你自己就更不可能用女性香水。种种迹象表明,在我发烧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你去见了别的女人,并且还抱了她或许还做了更亲近的事。”

罗非就这罗浮生手里的水喝了一口,喘了口气,平平淡淡的说出了一个结论。


“渣男。”


罗浮生瞪大了眼睛,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 “不是……你这…我……没有……”

他被这一大串字儿打得措手不及,甚至都没听清罗非说的什么,只知道自己无缘无故被扣了渣男的帽子,连申冤的陈述句都想不出来,他看着罗非正正经经的神情,突然膝盖一凉,想用某样清洁用具来表达自己的忠诚。

还没实践呢,就被对方轻轻松松的一句话气得心肌梗塞。

“骗你的。



罗非靠在床头,捏着自己的橡皮小鸭子,笑出了猫弧。


“粥呢?拿过来,我饿了。”


罗浮生:有没有人见过一只顺毛小天使,他不大,就小小的一坨,长着可爱的小胡子,叫罗非。

他刚刚明明还躺在我怀里蹭着我的胸口,紧紧拉着我的小手,顶着一张粉嘟嘟的脸软乎乎的叫着我的名字。


现在突然就不见了o(╥﹏╥)o。


END






评论(100)

热度(2615)